村头放羊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好嘞,谢谢大姐。”腾子刚好坐在上菜位,立马给大姐一个大大的笑脸。

姜鱼先是闻了闻豆腐汤和饼子的香味,豆腐汤里加了贝类,鲜味儿很足,尝一口,是很清爽开胃的汤水,她又拿起金黄酥脆的吊炉饼,小心的咬了一口。

碎渣渣掉在汤碗里,外脆里嫩的饼子既有油香又有麦香,搭配豆腐汤确实恰到好处。

姜鱼三两口就解决掉了一个饼,然后把豆腐汤也喝了个干净,很好,胃口打开了,就等着后续的菜品了。

又过了一会儿,清蒸的海鲜陆陆续续上桌。

梭子蟹肥美,蛏子个头很大,黄蚬子鲜嫩。最主要的还是今天听人提到的那种虾爬子,不论是姜鱼还是其他人,大家真的是第一次吃到长满膏的虾爬子,里面有一条红的近乎发黑的长条,一咬开中间金黄,口感硬实,很香。

服务员后面还给他们上了一盘没见过的螃蟹,圆圆的,后背上长了两个眼睛,“这是鬼头蟹,跟梭子蟹的味道有一点区别,我也讲不清楚,反正你们尝过就知道了。这个没写在菜单上,就几只。”

“谢谢大姐,反正您记账上,等会儿吃完了一块结算。”傅彪连忙道谢,这没准是人家大厨准备留着自己吃的。

“好嘞。那你们先吃着。”大姐满意的离开。

炒焖子有点艮啾啾的,米叉子海鲜味儿十足,熏鸡味美不柴,最后再来两口凉面,混着汤灌进肚子里,简直太满足了。

姜鱼看着自己面前用海鲜壳堆出的小山,高兴的弯了眉眼,出来玩就应该要多吃好吃的,去吃自己没尝过的美味,这一趟真是来对了!

不光她,其他人同样吃的满意。

熊励津摸着自己撑圆了的肚子,哎哟一声,“可真好吃啊,这里的海鲜有名气是应该的。”

“还用你说,光是看你的吃相就知道味儿不差了,熊励津,你都能给人家饭店做招牌了诶诶诶,别动手啊,小心吐出来!那些菜可不便宜,浪费可耻!”傅彪也吃撑了,但是他不说,甚至还要嘲笑一下别人。“吃完了咱们就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别的安排呢。”

熊励津气的直翻白眼,“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了!”不也是一副一辈子没吃过海鲜的模样!

两人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闹腾起来。

姜鱼好笑,他们不是觉得撑吗这样闹腾不难受

众人下楼走到门口,而傅彪和熊励津去结账,等他们出来大家一起走进马路对面的招待所后,就各自回房了。

累一天了,还刚吃饱饭,有什么话要说也都等明天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

而建设大队这边,被关在仓库里一天,一点米水未进的张鸣瑟缩的蹲在角落里,他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从早上被室友喊破偷东西,到上午被村民围在中间不停的谩骂,再到现在四周安静地仿佛他被人完全遗忘了一样,他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战。

他又饿又渴,同时又怨恨又害怕,五味杂陈。

都怪他们,明明大家都是知青,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我

不是我的错,我不过是拿了别人两根柴火,当事人都没有对我说什么,那些人却要狗拿耗子,让我吃了这么多苦头......

可他早就已经忘记了,当事人之所以没有站出来对他表示不满,只是因为她人不在而已。

张鸣又往角落里靠了靠,抱紧了自己的膝盖,恨不能整个人蜷缩起来。

早晨讨伐他的知青和中午谩骂他的村民,他们的面容在他脑海里逐渐重叠,然后面目狰狞,一个个张大了血盆大口,仿佛要一口将他吞没一样。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是他们,是赵春江,他凭什么把我交给大队,是何援朝,她凭什么说我,是陈靖涵,为富不仁,就应该像那些地主一样被人踩在脚下!张鸣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些话,给自己洗脑。

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的,他从小就是父母亲朋口中的好孩子,他怎么会做错事呢

都怪吴小小,那个白痴女人,别人随便两句话,她就敢逃得远远地,躲我好像躲洪水猛兽一样......要不是她有钱,什么人看得上这么个蠢东西!简直不识好歹!

还有那个死娘娘腔何崇文,莫名其妙,吃饱了撑的管别人闲事!死八婆何援朝,都是一群坏我好事的绊脚石,要踢开他们......要踢开他们!

而知青点那边,赵春江也一脸凝重的坐在炕上,面对莫名严重起来的事态发展,毫无头绪。

陈磊见他沉默,看了一眼刚搬过来的室友,两个人都老实的闭上嘴,不敢说废话。

旁边吴爱青听陈靖涵说了白天事情的后续之后,看着他问道,“这处理,是不是有点严重了”

“其实也不算,你别忘了大队前两年也遭过贼,那次大家的损失好像都不小,他们这么反感小偷也可以理解。”陈靖涵说,倒不是他真的觉得村民的行为可以被接受,只不过这样解释看似也能说的通。

吴爱青长长的哦了一声,“难道单纯只是因为这样”

“叩叩”门口有人敲门。

陈靖涵刚好站在门边,他起来倒水喝,顺带打开门,是一脸凝重的赵春江。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陈靖涵有些疑惑,虽然现在他们和老知青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但是大晚上回过来敲门,确实稀罕。

赵春江抿抿嘴,小声的讲,“我怀疑大队里今天这么处理张鸣,是为了压制我们。”

陈靖涵的眉毛高高挑起,听了他这句话,内心竟然一丝意外都没有,“进来吧。”他让开位置,让赵春江进屋说。

吴爱青本来靠在枕头上看书的,这会儿也坐直了身子,指了指自己炕边的位置,“就坐这里吧,离得近一点,说话方便。”

赵春江依言落座。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南芷北炙

南芷北炙

蓝白绿粉
“以南是温柔退让以北是层层迷雾原以为我们之间不过是淮河一条却无法眺望”“念往是梦中萦绕念你是隐隐作痛原以为我们之间重山相隔不过一层薄纱”如果相遇是微风拂柳,一见倾心,陪伴是枫叶映红,隔叶不见,希望结局能如初见。
都市 连载 43万字
重生2011

重生2011

独钓长江雪
重生的许仁山,原本带着记忆购买了50倍的彩票,却与两亿巨款擦肩而过。原本,他可以凭着重生优势成功面试,成为一个公务人员,却是在遇到某个相亲的富婆时改变了主意。朝九晚五的公务人员,哪里比得上软饭吃香。......
都市 完结 184万字
我是要成为武侠王的男人

我是要成为武侠王的男人

迟到的何一
喜欢古龙的欢乐英雄,喜欢海贼王,所以喜欢自由的江湖,没有苦大仇深的复仇,只有欢乐无拘无束的挑战。一把巨剑战遍武林的青年,退隐江湖的武当,没落的少林……新的江湖..
都市 连载 16万字
我有一个炼妖壶

我有一个炼妖壶

寂寞中的狂野
你所生活的世界,可不只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在叶浩轩十八岁生日那天,无意中帮助了一个突然出现的老人,老人交给他一个破损的瓷壶,原本以为它是毫无用处的破烂,..
都市 连载 129万字
江湖风云令

江湖风云令

拿着笔
快意江湖一把剑,血撒疆场也无怨。仙女芳心暗自许,世间难有长情夜,当然吃了伟哥的不算!
都市 连载 131万字
农女二丫不好惹

农女二丫不好惹

寒声碎本人
本文没有妯娌撕叉,没有公婆分家。略带草莽气,豪爽;非凡儿女情,齁甜!所谋,非片瓦之狭,以天下为彀。所爱,莫论其貌,唯慕其势,灼其华!……秋日微凉,十里金黄,正是收获的季节,黄泥村小女孩兰二丫却再也看不到满目琳琅,再也享不到父母关爱了。恶霸抢夺了她们家的地,又轻易夺了她的命!嚣张得意,草菅人命!凭什么?!谁给你的权利任意欺凌于我和我的家人?!圆月之夜,绝地再生的兰二丫,再不是以前懵懂的小丫头了,她
都市 连载 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