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红尘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尾雉也知道,这么问丁力不太礼貌,就又问本田道:“您呢,本田君”

本田对尾雉这么问他,也十分的不满,他就答道:“我嘛,下班之后,就和同事在东京之味酒馆喝酒来着!”

尾雉自嘲地道:“二位别介意,我这是职业习惯,怀疑一切和案件相关的人!”

本田没说什么,丁力却道:“理解,理解,没关系,尾雉君可以随时调查我!”

尾雉对丁力的态度很感动,心想,这才是真正的朋友,只有心底无私才能这么坦然地面对。

很快,对仓库内的取证,也结束了,有价值的,就是几双脚印而已。

尾雉对丁力和本田道:“我们的取证工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后事,就交由你们来处理吧!”

说完,就要整顿人马,撤离这里。

就在这时,有一个宪兵匆匆从院外奔了过来,他对尾雉汇报道:“在浑河的岸边,我们找到了一辆被人遗弃的箱货车,我们怀疑是昨晚那伙暴徒的!”

尾雉心想,还用说吗,一切都对上号了。

他们从这里弄了药品,又赶去了铁西区,参加了那里的伏击,完事之后,把药品拉到了那里,由此过河,运往了山里!

下得好一盘大棋呀,把每个步骤,都拿捏得整整好好,严丝合缝。

这样的对手不能不让尾雉佩服。

那个宪兵问尾雉:“那咱们还沿着轨迹追吗”

尾雉叹了口气,道:“追什么追,人和货早就进山了,冒然追过去,再中了人家的埋伏,那损失可就大了!另外,叫各处设卡的人,也都撤了吧!”

尾雉明白,货都出城了,人也就无处可寻了,再设卡拦截,就是水中捞月了。

他和宪兵说的都是日语,但却被丁力听得真真的。

一旁的丁力就对本田道:“本田君,这边的善后工作,就交给你了,需要人和钱,尽管从商社往过调,还有,对死去的这些人,商社该赔多少钱,我和平野将军商量过后,就尽快发放,咱们要让这个事情早点过去,别对商社的经营产生影响!”

本田对丁力把一切都交给他办,心存不满,但也没有办法,人家是社长嘛!

丁力也知道他是如何想的,就解释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得去见平野将军,向他面陈此事!”

的确,平野才是幕向大老板,得把这件大事,向人家去汇报清楚。

本田无话可讲,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平野心上的份量。

一旁的尾雉听说丁力要去见平野,就对丁力道:“丁桑,咱们一道去见司令官!”

他之所以要和丁力搭伴前往,实在是他怕自己单独去见平野时,会被他骂个狗血淋头,如今有丁力在场,多少还能替他美言几句,因为他知道丁力如今在平野那里,可是货真价实的香饽饽。

尾雉相邀,丁力不能拒绝,他们相伴着出了大院。

尾雉对他的人道:“把我的车留下,其余的人,都回宪兵队吧!”

说着,他把丁力让到了自己车上,并对司机道:“去南满关东军司令部!”

丁力则对赵良做了个手势,叫他开车跟在后面。

此去关东军司令部,并不是太远,也就五六分钟的车程。

期间,尾雉对丁力道:“丁桑,如今兄弟遇到了困难,一会儿见到平野将军时,希望你能替我美言几句,帮我度过这场危机!”

丁力明知故问道:“不就是仓库死了几个人,丢了几箱药品嘛,看把你吓的!”

尾雉苦笑了一下,道:“丁桑,你有所不知,昨夜我的人,在铁西区遭到了重创,死了好几十,我怕将军追查起这事来!”

丁力听他这么讲,就为难地道:“你这算是重大失误了,我不懂你们的条例,但我想,这次是不容易混过去的。”

听丁力这么一讲,尾雉更加的忐忑不安了,他对丁力道:“丁桑,这次无论如何,你不能袖手旁观!”

丁力见他这么讲,就答应道:“咱们是朋友,你的事儿,我是一定要帮的,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说话管用!”

见丁力答应了,尾雉才安心了许多。

平野昨天挺高兴,因为丁力把各个商社的销量和利润向他汇报过了,他是相当的满意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晚上他就多喝了几杯,早早便睡下了。

今早一觉醒来,有人向他汇报,昨夜在铁西区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宪兵队像是遭到了重创。

平野心想,这个尾雉,刚刚取得了点成就,如今又给自己捅了个娄子,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

他正想打电话把尾雉叫过来,详细问一下情况。

这时有人向他禀报:“尾雉和丁力求见您!”

平野心想,他们怎么凑到了一起了呢他言道:“叫他们进来吧!”

办公室的门一开,丁力率先走了进来,尾雉紧随其后!

丁力和尾雉站到平野面前,各自敬了个军礼。

平野没有理会尾雉,而是好奇地问丁力,“丁桑,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是有什么急事吗打个电话就好了嘛!”

他的语气中,满是对丁力的关爱,这让尾雉羡慕不已。

丁力叹了口气,道:“将军啊,咱们的仓库昨天夜里被偷袭了,不仅死了人,还丢了货物,尾雉君和我刚刚处理完那边的事儿,就相约过来,向您汇报一下。”

平野怎么也没想到,他的仓库会出事儿,他着急地问:“损失严重吗”

他最担心的,是他的货有没有被清空。

丁力言道:“清点过了,丢了几箱药品,损失并不大,主要是死了四个守卫!”

听丁力这么一讲,平野安心了许多,货没有损失太多就好,死几个人嘛,赔点钱就完了。

他瞧了尾雉一眼,冷冷地道:“你说说吧,什么人干的”

尾雉见平野的语调不善,就小心翼翼地答道:“将军,据我们通过对现场的勘查,得出的结论是,这次偷袭,是地下组织伙同山里的抗联,共同完成的!”

这个尾雉,也是绝了,他为了推卸责任,不惜讲起了瞎话。

平野听他这么一讲,马上警觉了起来。

军史穿越推荐阅读 More+
逍遥小贵婿

逍遥小贵婿

堵上西楼
金光闪闪的钻石王老五李辰安穿越至宁国。“什么?沈家退婚了?李辰安岂不是自由之身?快快叫四公主去广陵城,朕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娶了四公主!”“速派使节前往宁国,将朕的十七个公主全都带去!嗯,王公大臣府上有漂亮女子一并带去,朕就不信他李辰安一个都看不上!”“……陛下,长公主年已三十六,十七公主才五岁……另外,咱越国和宁国正在打仗……”“停战停战,打个屁的仗!现在最紧要的是让李辰安成为朕的女
军史 连载 31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