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你说什么?”白晓晨睁大了眼,惊诧过后的那一瞬间立刻明白过来,“你以为我想嫁给张智源?”

严尚真松开她,紧贴着她的身体也直起身,“难道不是吗?你和他不是青梅竹马,你对他不是一往情深?”

白晓晨见他的表情又气恼又有紧张,不怒反笑,“所以这就是你要和我离婚的原因?就因为你以为我喜欢张智源。”

严尚真沉默了一会儿,侧耳听到房门外的人声,反问,“不是么。”

他见白晓晨似要说什么,连连打断,没什么底气地接着讲道,“不过这也不重要,我不是很在意,就是单纯想和你分开,你别想多。”

他前言不搭后语,白晓晨听了冷笑几声,侧目看他,平静问道,“所以你连听我解释的时间都没有,就定我的罪。”

她浅色的瞳仁里闪着莫名的光辉,语气也听不出来情绪。

严尚真没回答,目光也没和她对视。

白晓晨掐着自己手心的十指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才勉强压制住自己的气恼和委屈,板着脸说道,“你不相信我,从头到尾。”

严尚真动了动唇。

“我和他以前是在一起过,没有告诉你的原因,你都不会动脑子想想吗?他是你我的表妹夫,为什么要让大家为了这种旧事,徒增尴尬,生出间隙来。

严尚真沉默着,灰色格子西装压出褶皱,他没有否认,低声说道,“你觉得我敢相信你吗?你十句里对我有一句真话?我怎么知道你现在的表现,不是你父母给的施压。”

白晓晨听到他消沉的语调,说不上是心疼还是难受,她轻轻地哧了一声,抬眼,“你不信任我,看来就算我今天能说服你,以后咱们也不会长久。”

她靠着门,长舒一口气,拂了拂耳边的乱发,“再见。”反手扭动了门扶手,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一道缝隙。

“宁愿听别人的一面之词,也不敢来问我一句。严尚真,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就选择逃避,你比我懦弱。”

“千万别后悔你今天的做法,因为我可不会回头。”白晓晨歪着头,镇定地说,心里却想着——她可以回头,只要,严尚真他——

多想无益,看着整个人似笼罩在一片迷雾的严尚真,她灵巧地钻到门的那边,回头看了倚在侧墙上的严尚真,双目对视,他眼里有她不喜欢的哀伤浓重。

明明是你伤害我,却摆出受害人的姿态。她心里默默念叨,胆小鬼严尚真,你真讨厌。

白晓晨忽地升起一种想法,小碎步走到严尚真身边,伸手一把勾住他的脖颈,往下一压,严尚真猝不及防,低下头。

电光火石之间,她的唇和他的唇触到了一起。

冰凉凉的唇瓣,没有更深入的纠缠。

白晓晨放开手,对呆愣在原地神色复杂地看着她的严尚真,云淡风轻地笑了笑,耸耸肩,“告别吻!”

踢踢踏踏地走出去,好像心情不错。

盯着她的背影,严尚真问自己,他做错了?

她不是迫于家庭压力,才对他虚与委蛇?

但想这些还有意义?严尚真自嘲地笑了笑,以为自己能成全她放手,结果一听到她的消息,还是忍不住靠近。

他根本就放不开白晓晨,无时无刻,此生此世。

H省时她和方独瑾的亲密,回首都她相亲的消息,都能让他理智全无,风度全失。

这是没办法的,谁知道会碰上这个女人,他叹口气。

“先生,外面马上就要开始了。”一个经过的侍者笑着提醒。

严尚真点点头,没挪动步子。

他从来都是脊背直挺的,不依赖于任何外力——此刻却靠着墙。

白晓晨气呼呼地走回陶知竹的房间,随手拿了个杯子喝了底朝天,然后对一脸兴味的陶知竹讲了事情始末。

陶知竹托着下巴,笑吟吟地盯着她,“那你打算怎么办?我看你还惦念着严尚真呢。”

白晓晨脸微微一红。

“我肯定要折腾折腾他,要不对不起我这段时间流的眼泪。其实我早就该想明白,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突然讨厌我,但是当局者迷,他又说了那么多重话,我的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那天突发奇想把戒指扔了,现在还不知道呢。”白晓晨分析道,有条有理。

“至于搅和我和严尚真的人,不是张智源,就是李乔眉。不过重点不在这,而是他不信任我,所以我暂时什么都不会告诉严尚真……”

她滔滔不绝地陈述自己的计划,也许是因为松了口气,有了明确的目标,反而更能轻松客观地想出解决办法。

陶知竹一面看着婴儿,一面听白晓晨摇头晃脑讲着长篇大论,笑着给进来的佣人使了个眼色,及时为白晓晨送上茶水润喉。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刚升级为妈妈的陶知竹托着下巴,饶有兴味想。

——————————————————————————————

夏日很快就到了尾声,秋天来了,北方秋意早许多。

圈子里只知道严尚真和白晓晨闪婚闪离,具体原因不晓得。而且严尚真那边透出来风声没有白晓晨半句坏话。

因而白晓晨大张旗鼓地相亲,也没人指责。

至于方独瑾,他一直是冷眼旁观的,估计觉得这是一出闹剧,白晓晨迟早要消停下来。

方独瑾在首都完全收敛,无论是公开场合还是私下场合都再没表现出对白晓晨的喜欢。

他还是有分寸的,也对,即便不为她着想,方独瑾也要考虑考虑和自己的前弟妹相恋,会对他官声的负面影响。白晓晨趁前来对她们做先进性教育的老师扭头,刷刷地在笔记本上画了几个小人。

以前她就讨厌政治历史,现在也是,没睡着就算好了,不过在本子上涂鸦而已。她悄悄地打量了其他昏昏欲睡的同事,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解。

“课程就到此结束,大家请于二十号之前提交学习论文。”老师客客气气地讲话,台下一片哀嚎。

白晓晨没心思在意这个,看着表,计算里程和时间。

应该不会迟到,也就一个小时多点的车程,不知道这次相亲对象是谁啊,程慧也没告诉她。

神秘兮兮地,白晓晨咬着牙,又觉得好,约在晚上七点,还是在酒吧,怎么想怎么奇怪。

不过对方倒是很爽快地让她订在了严尚真常去的那个会所,所以应该也没什么大碍吧。

她转了转笔,直到其他人提醒她下课,才晃过神来。

会所装潢的金碧堂皇,白晓晨照着手机上发来的地址,穿进去。

到处都是衣着暴露的美女们,她酸溜溜地想着,严尚真可是据说常来这里的。

经过几个敞开门的包厢,她走到二楼里间。

看到2016这个数字,才确定就是这间包房。

抬手轻轻地敲了三下,听到请进声,白晓晨推开门。

“独瑜,你看什么呢?”花衬衫男子搂着一个漂亮的公主,对盯着门外的方独瑜问道。

花衬衫男子捏着怀里公主的脸,晃了晃手里的房卡,“马上跟我上去,怎样。”

美女娇笑几声,花衬衫男人没再关注方独瑜,捏了怀里公主的胸几把。

“我好像看到,看到白晓晨了。”方独瑜低着声自言自语,猛地站起来,“我出去打个电话。”

其他人没听清他说什么,音乐声震耳欲聋。

—————————————————————————————

会所里绮靡的音乐若隐若现,穿梭来去的美人们也姿态撩人,风情万种。

严尚真略过一个个试图和他打招呼的人,大迈着步伐走到常去的包厢。

走进去,再次跟等着的方独瑜确定后,让前台拿来了电子记录,一看到“2016严志成。”,严尚真冷笑起来。

连他的人都敢动,看来他这个弟弟还是欠教训。

沉着脸,解开了领带,对侍者交代了几句,快步从侧面楼梯上到二楼。

走廊深长,跟在他身后的侍者大气不敢喘一声。

嘀的一声,房卡刷开了2016,严尚真定眼一瞧,本来就是有十分的怒火也升到百分了。

白晓晨昏倒在沙发上,头发有点凌乱,衣衫还是整齐的。严尚真秉了许久的气吐出来,又注意到严志成正低着眼去抚弄她的脸,熊熊怒火瞬间点燃,到了爆炸的边缘。

听到门响声,严志成回过头,一看居然是严尚真,脸上的笑意立刻凝固住。

没给他反应的时间,严尚真上前就是大力一踹,然后老鹰拎小鸡一样,把这个名义上的弟弟重重地摔倒地板上。

严志成似乎要张嘴辩解,严尚真没给他这个机会,抄起桌上的红酒瓶,只听一声巨响,红酒瓶啪地一声碎在严志成的脑袋上。

红色的酒液并着血液从严志成额头上流下来,一片狼藉。

严志成不复最近的意气风发,捂着头求饶,“尚真哥,我错了,我错了,我就是想看看嫂子长什么样子。”

严尚真弹了弹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看了仍不省人事苍白着脸躺在沙发上的白晓晨,冷笑数声,阴沉地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看向严志成,“我的人你也敢碰,以为老头子护着你,我就不会对你下手?”

对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给我打,今天要是他不残废,你们就等着残废吧。”

本来还有些犹豫的侍者们,立马加入对严志成拳打脚踢的战况里。酒瓶,凳子,灯座全部用上,把严志成揍得哭嚎连天,躲闪不及。

严尚真冷眼旁观了一会儿,看着地毯上的血迹,听着严志成的鬼哭狼嚎,讽刺一笑,慢条斯理说用纸巾擦着手,说道,“本来觉得你这种人,不值得我费心。现在看来,有的人不教训就是不行。之前不和你争老头子手里的东西,你以为是我怕了老头子?哼,明明白白告诉你,要不是我和老头子去年闹翻,轮得到你?更何况,那点资产还入不了我的眼。”

他还是太容忍了些,之前白晓晨曾说过,不喜欢他仗势伤人,所以对于这种家伙,也渐渐学会了视而不见。

晓晨说得对,“哪有大象为蚂蚁停住脚步的。”

可要是严志成这种贪得无厌的人,不捏死他,他就不知道自己的斤两。

钱财他严尚真不放在眼里,可要是敢动白晓晨,那就别怪他翻脸无情。

眼光一凛,严尚真弯腰抱起仍毫无知觉的白晓晨,接过侍者拿来的房卡,转身出门。

待到进到准备好的房间,严尚真才感受到背上的涟涟冷汗。

要是他来晚一步,严尚真有点抖,不敢再想下去。

他没有把白晓晨放到床上,而是抱在自己怀里,直到臂膀毫无知觉,才恋恋不舍地在她额头一吻,轻轻地放她在柔软的床上,喃喃道,“幸好,幸好。”

他抓紧了白晓晨的手,一遍遍地喊着白晓晨的名字。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有点忙,更得晚了,谢谢大家留言。

到第三个部分了,嗯,明天见。

爬下去做作业了

临下去喊一声。大家小心别点到倒v啊。

求收藏,今天求作收吧,谢谢大家啦。嘻嘻。O(∩_∩)O~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五块钱
初夏是一个小人物,从公司的小职员,不断的挖陷阱埋人拍马屁,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一朝飞跃升级成了总经理,本以为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可是这位置还没有坐稳便被灯砸到..
仙侠 连载 42万字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莫黛梦倪
一朝穿越,她被扔到个不受宠的王妃身上!夫君无情,公婆冷眼,外人鄙弃!她挺起脊梁,狠心承受42鞭换回自由之身!王爷,你不休我,那我先休了你吧!几年后,那个伤她..
仙侠 完结 98万字
男神开黑吗

男神开黑吗

安锦笙
软萌人气漫画女神邹筱筱暗恋新加坡电竞大神G星顾辰星,两人游戏中结识,在现实中见面,一场追爱大战在游戏中展开,在现实中能否实现?G星大神,能不能一起排位?能..
仙侠 连载 17万字
星海燎原[穿越]

星海燎原[穿越]

三千白粟
欢乐版:带挂穿越很美好,可就怕遇上更大的挂比更怕这变态挂比缠着你不放最怕的是这变态挂比还想睡你看着压过来的那个强横又霸道的男人,直了二十七年的林原心底千万匹草..
仙侠 连载 63万字
异人行

异人行

七马
一种只能存活3年的异种人在高速路上出现,与地面的普通人类展开了生存的殊死搏斗。人性和爱恨的原始力量交织在这场大乱斗中闪闪发光。
仙侠 完结 21万字
宠婚小逃妻

宠婚小逃妻

七喜丸子
《宠婚小逃妻》是七喜丸子精心创作的修真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宠婚小逃妻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宠婚小逃妻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宠婚小逃妻读者的观点。
仙侠 完结 1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