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包厢里的灯光微微昏黄,音乐撩人。甜点被穿着燕尾服的英俊男侍者送上来,

白晓晨从严尚真给李乔眉切好牛排就一直低着头,这时突然站起来,对他们微微颔首,“我要去补个妆,失陪。”

安静坐着的另外三个人向她投来目光,见她颜色正艳,表情淡淡的,头发松松地被夹住,脸上还有点红晕——喝了酒。

“我和你一起去。”李乔眉伸手拿下餐巾,随手放在桌子上,也施施然站起来,用手扇着风。

白晓晨无所谓地耸耸肩,等李乔眉从严尚真的位置侧面走到她身边,没有完全靠近她,就行云流水地转身,要去开门。

李乔眉大跨一步,抢在她前头,抓住门把手拉开,似不经意地撞了白晓晨一下,将白晓晨挤到门边上,然后回眸一笑,“我先啦。”

白晓晨喝酒了,酒量又很浅,本来就头晕眼花,被她这么看似无意实则刻意地一撞,险些站不稳,踉踉跄跄地后退几步,扶着额,好一阵晕。

“小心。”方独瑾眼明手快,起身扶住她,余光看到紧握住拳的严尚真。

他全身肌肉紧绷,已经发力,但是没有起来,仍靠着座椅看着他们两个。

白晓晨嘶了一口气,缓过神来,推开方独瑾,轻声说了谢谢,要往出走。

就在这一番忙乱中,她用来挽头发的发夹在拉扯中被碰落,啪地一声,摔在地板上——碎了。

音乐进展到j□j处,暧昧又缠绵。

白晓晨听到声音,诧异回首,一瞬间,青丝散落,恰如浓云染墨,瀑流玄色。

严尚真偏过眼,目光所及,见她面似桃花,雪肤红唇,黑发如瀑,诧异地盯着地上碎掉的夹子,微张着嘴,眼神里有些许迷离,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时怎么一回事,神情迷迷糊糊的。

既天真,又妖娆,美而不自知,媚而不自明。

总有这种尤物,让人沉迷。

他的理智没有快过动作。

弯下腰,捡起碎掉的发夹,握在手心里,然后伸展开,已经成为三瓣的发夹便安安静静地平躺在他的手心里。

见她疑惑地看着自己,严尚真有些狼狈,垂下眼,全身上下不知怎么就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用左手解开衬衫的第一个扣子,将发夹送到半弯着腰看着自己的白晓晨面前,沉声静气说道,“你的东西。”

没看白晓晨了,严尚真端详着眼前的花花绿绿甜点,好像这是一幅画一样。

他感受得到,感受得到手掌心里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和那柔软滑腻的触感,心荡神摇。

强忍住跳起来吻住身边人的冲动,目不转睛地看着餐桌。

白晓晨拿过他手中的发夹,叹口气,小声说道,“坏了。”她拢了拢头发,总有一缕俏皮地落在耳前,挡着脸。

酒意散了许多。

已经退回位置上的方独瑾打量了她一眼,突地想起什么,从西装口袋里摸索了一下,拉住要走出去的白晓晨,不等她开口,就把手里的亮晶晶粉钻发夹拿出来,也不去看严尚真的表情,低头为白晓晨戴上,扎住前面的头发,然后柔声笑道,“好了。”

白晓晨这次酒是真醒了大半,错愕地摸着头上的粉钻发夹,反应过来,谴责地看向方独瑾,“好啊,原来是你偷得。”

无声地做着口型控诉,得到她的谴责的方独瑾反而心情大好,言笑晏晏,语气亲昵地说,“不谢谢我?”

白晓晨打了个寒噤,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急急摇头跨了出去。

方独瑾身形高大,挡在白晓晨的侧面,从旁的角度看过去,两人似乎在相谈甚欢,说着悄悄话,然后女方摇着头出去,煞是亲密。

严尚真缄默,冷静地又把高脚酒杯满上,眨也不眨地一口气喝掉。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方独瑾才微笑着坐到位置上,看见空空如也的红酒瓶,惊讶了几秒。

——————————————————————————————

外面的侍者为他们阖上门。

包厢内一片寂然,音乐声也停了。

严尚真后仰,靠在座位椅背上,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腿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方独瑾,“你是什么意思?”

方独瑾直视他,平静地说,“就是你看到的意思。”

严尚真嗤笑一声,反问,“可别告诉我你要和她结婚?”他笑意未达眼底,嘴角是弯的。

顿了一秒,方独瑾才说道,“未尝不可。”

严尚真捏住酒杯,看着里面红色的液体,晃晃,听到声音,然后说道,“不要招惹她。”他嗓音又低又沉,有说不出来的情绪在下面翻腾,酝酿。

“你们已经离婚了,不是么?”方独瑾反问回去,泰然自若。

“哼。”严尚真仰起头,喝掉杯子里所有的酒水,眼神如刚出笼的猛兽一样,挣扎,野性,激怒。

“你不适合她,你只是想玩玩,找别的女人去。她玩儿不起的。”

方独瑾脸上的平静有一丝裂痕,叠着手里的餐巾,慢慢说道,“也许我不是玩儿呢。”

严尚真的态度让他生出警戒,话不能说太满,方独瑾默默想到。

“你不可能娶她的,”严尚真松开领结,握拳透掌,冷着声说,“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心,毁了白晓晨,你担不起那个责任。”

方独瑾平视严尚真,笑,“你怎知我担不起?再说,你可没资格来教训我怎么做。”

严尚真乌沉沉的眼眸里是化不开的浓墨,他也笑,“她不爱你,你强行接近,也得不到她的心。”

方独瑾洒脱一笑,回答说道,“那没关系,可以慢慢培养感情,她父母见我愿意接手,绝对是狂喜。或者等到我没有热情的那一天,她喜不喜欢我,我也就无所谓了。”

严尚真也换了脸色,微微一笑,眼里笑不见底,一字一句道,“那你就试试看。”

方独瑾抬眸,两人面无表情对视。

餐厅里人不多,客人的衣着打扮也非富即贵,白晓晨扶额,走到洗手间。

水龙头探测到体温,自动流出凉沁沁的水。

她洗着手,感受着凉意,心里的燥热渐渐散去。

打开粉盒,稍稍补了妆,扑扑粉。

左顾右盼看了看自己的形象,还可以。白晓晨合上粉盒,检查了一下小手包。

李乔眉走进来,嘴里叼着一只长长的女士烟。

喷了个烟圈,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香烟,李乔眉抱臂倚在墙上看她,嬉笑道,“呐,今天你可服气了。”

又来了,白晓晨无奈地翻翻白眼,阴阳怪气没个完,难不成她就那么好欺负?

默不作声地往外走,全当没看到李乔眉这个人。

对于这种人,无视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他们所有的高兴都是建立在别人的恼怒之上。

不出意料,李乔眉果然变了脸色,跟在她身后,“白晓晨,你眼睛是不好使吗?”

白晓晨点点头,加快步伐,“我没工夫陪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也请你不要来烦我,严尚真已经是你的了,你还想怎么样?”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弃女是大师

豪门弃女是大师

酩酊大罪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好戏。看曾经十几年前被抱错,一朝成了凤凰的麻雀,被苏家逐出门后,会变成怎样的一坨烂泥。然而,就在苏家正式宣布与苏家之女苏如意断绝关系的当日..
仙侠 连载 35万字
全能小中医

全能小中医

十贰生
身负灵枢经千年传承,一套伏羲九针,专治疑难杂症。灵枢真气傍身,百毒不侵。风水相术,易经推背,样样都行。看秦越如何从一介实习生,成为当代医圣。又如何轻身花丛过,..
仙侠 完结 328万字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掌执大人
本文将于21号,星期四入V,届时三更,谢谢支持。程翊无意争夺财产,却成为家族争斗中的牺牲品,被表哥谋杀重生回到十七八岁。不过他貌似一点也不着急,说好的重来一次完成..
仙侠 连载 21万字
千金医家

千金医家

苏小凉
相思子为药,种子质坚色泽华而美,却有剧毒 看文提示:>
仙侠 完结 63万字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夜酒半归
从网红到娱乐圈女神唐湖不仅自带大长腿和霸道总裁气质,还负担着一个艰难的任务,让热爱强取豪夺的男主们学会——何为男德。您已点亮男德教育金句:年轻是男人最大的本..
仙侠 完结 124万字
电竞滑轮

电竞滑轮

夜雨翎翎
双胞胎兄弟,一个成绩又好,又是电竞滑轮的当家选手深受女生们的追捧,一个不学无视,好色,令人厌恶。不为人知背面却是这个不学无数的哥哥,却是一个为了弟弟那好强的心..
仙侠 连载 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