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阳光斜进来,将一片狼藉的房间照亮。

白晓晨睁着眼睛,悄无声息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严尚真早走了吧。

她翻了个身,用丝被包裹着自己坐起来,看了眼被扔在地上的衣物,敲了敲脑袋,赤脚走到洗浴室。

花洒打开,水落下来。

镜子是严尚真要求装的,情趣二字而已。

湿气弥漫,白雾升起,浴室被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

镜中的她颈脖处点点红斑,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白皙。

她冷冷地看了几眼,背过身体。

八点了,她要快点,上班会迟到的。

下楼吃饭,文嫂一直低着头没敢看她的脸色。

出门时上了些妆,细细地,一一将唇色描红,眼线画黑,看上去精神许多。

“他什么时候走的。”白晓晨系好安全带,倒车出库,摇下车窗,一面看着后视镜补了一下眉妆,一面问道立在道路旁的文嫂。

“先生早上五点多就出门了。”文嫂的声音。

嗯,白晓晨描好了眉峰,点点头,“知道了,你进去吧。”

收好化妆包,搁在副驾上,发动汽车。

要找个时间和严尚真谈谈,他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个月见不到几次面不说,还有那香,香水味道。

白晓晨抽抽鼻子,摇摇头,想把负面情绪全部扔掉。

比较运气,没堵车。

到了集团办公楼,白晓晨打卡测试完毕,一上午都没有开口说话。没有参与同事们对小型核裂变讨论。

同事们也不以为奇,她平常也这么安静。干他们这行的,太圆滑旁人反而不喜。

中午的食堂加餐,白晓晨毫不客气地打了许多食物在餐盘中,独自寻了个僻静的角落坐着。

回家要再打电话问问知竹的产期,在边疆,还是及不上首都的医疗,要好好叮嘱梅英照看好知竹。

梅英可不用她嘱咐,自己又犯糊涂了。

白晓晨舀了勺汤,吹了吹,刚送进嘴里,一个阴影落下。

她咬着勺子,抬起头瞅了一眼,一看,是方独瑾。

立刻垂下脑袋,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早上在电梯口见到方独瑾,她招呼没打,擦身而过,对这个人视若未见。

这段时间的工作汇报也推给了其他人,白晓晨尽可能地减少和他见面的机会。

“不舒服?”方独瑾搅了搅餐盘里的食物,没看她,径直问道。他表情没什么变化,这句问候也平淡如水。

白晓晨咽下喉咙里的汤,抬眼,然后偏过头咳了一声,注意到周围经过的同事,冷淡答道,“没有。”

方独瑾抬脸看她一眼,指出来,“你脸色不好,黑眼圈很重,怎么回事。”

白晓晨闻言,手不自觉碰了碰眼睑处,她上过妆了,怎么方独瑾还看得出来?

方独瑾好像听到她想些什么,对身旁打招呼的下属点头微笑示意,然后说,“看得仔细。”

然后他转过脸,深邃的眼光落在她身上,探究寻思疑惑,似要打量她遍。

食堂的空调冷气开得很大,刚好对着白晓晨吹。

白晓晨皱皱眉,把外套拉紧,出口气,没心情再吃下去,端起盘子就要站起来,方独瑾伸手拽住她的袖子,淡淡地,仍旧没看她,低声说道,“吃完。”

白晓晨哼了一声,没理会要转身,可方独瑾拽得死紧,表情波澜不惊,看不出来使了大力。

“方总,放手。”白晓晨看着他抓着自己腕部的手,拧眉说道,言语里已经有明显的不满和恼怒。

方独瑾还是没什么表情,这回抬头,对上她的视线,坚持道,“坐下吃完。”

他声音低沉磁性,有莫名的坚持。

周围有员工投来好奇的眼光,白晓晨怀疑自己都听得到窃窃私语声,咬牙,只听啪地一声,她把盘子搁在餐桌上,坐下来。

两人没再说话,井水不犯河水的架势沉默着。

手机嗡嗡震动起来,白晓晨放下筷子,“喂,妈,现在找我有什么事。”

那边程慧显然已经气急败坏,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给她讲清楚怎么回事:严尚真把离婚协议书送到白家,现在律师正守在那儿,等她回去签字。

白晓晨握紧了手机,身体微颤,语气平静地问了一句,“给的原因是什么?”

“好像说你心眼小,死活要跟你分手,我现在给他打电话都不通了,你快点回来,我说你怎么就学不到半点忍劲,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那边程慧滔滔不绝地讲着,比白晓晨这个当事人还要愤慨,一边数落着严尚真的不是,一边骂白晓晨不识好歹。

等到程慧停下来喘气,白晓晨盯着自己的餐盘,慢慢说道,“我知道了,晚上回去。”

那边程慧不干了,“你现在就给我回来。”

嘟的一声,白晓晨挂断电话,低着头看着桌面,手渐渐握紧,指甲直掐到手心。

还有工作呢,她喃喃说道。

“哒”地几声,桌上接连落下数颗水珠。

白晓晨看到桌板上的水渍,才反应过来——自己哭了。

脑袋里的那根线绷直了,有点头疼。

妆会花的,别哭了。她默默地用手背去擦眼下的泪渍,冷静地劝着自己。

周围陡然静下来,白晓晨什么都听不到,只觉得心在一下一下地,砰砰跳,震得她胸口闷闷的。

面前出现一张纸巾,她微微抬眼,看到方独瑾的轮廓。

她伸手接过,被方独瑾骤然反握住,他右手的热度传来。

白晓晨仰面,安静地盯着他,说,“有人呢,不松手吗,方总。”

方独瑾动动喉咙,缓缓收回。

她拿着纸巾,对着粉饼盒镜子里映出的人脸光影,擦掉了痕迹。

“怎么,怎么回事?”她感受得到落在身上的视线,可能有关心。

咔哒一声,合上粉饼盒,白晓晨扫了方独瑾一眼,站起身低头回答道,“冷气开大了。”

方独瑾眉头一皱。

————————————————————————————

到家的时候,约莫有八点,白晓晨停好车。

刚走进门就看到她父母都坐在沙发上,一脸凝重。

她有一段时间没回白家,客厅的摆设都变了。

一眼就扫到坐在一边的两位律师,正襟危坐,黑色西装,拿着公文包,见到她进来,客气地站起身打招呼。

白晓晨把包甩到沙发上,也坐下来,看着那两个律师,问道,“协议呢?”

一胖一瘦律师见她这么配合,似乎有点大出意料,急忙把文件推到她面前。

白晓晨刚拿起来文件夹,就被程慧抓住胳膊,不满地看着那两个律师说道,“小夫妻之间的事情,怎么知道还有没有缓和的余地,两位还是请回吧。”

白晓晨扒下来程慧的手,对那两位律师笑笑,“我暂时不会签字的,等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再决定。”

“白小姐,严先生给的条件非常优厚,您就是……”那其中的年长的律师苦口婆心要劝她。

白晓晨把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扔,垂下眼帘,端详着自己的十指,打断说道,“死也要死个明白,总要给我个正当的理由,我会亲自去见见严尚真,两位请回吧。”

律师还要再说,白晓晨低着头却好像看得到他们的动作,轻飘飘地撂下一句话,“放心,我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律师相视一眼,叹气,收拾好文件,起身道别,程慧跟着送了几步。等转回来,程慧直接看到白晓晨上楼的背影,扯开嗓门喊道,“别走啊,妈还有话要问。”

白晓晨的背影停滞了一秒钟,没回头,继续往上走,“我很累了。”

随便卸妆洗漱,没几分钟就躺倒床上,灯被白晓晨关了,窗帘也拉上,门反锁着。

身体疲倦地叫嚣着要睡觉,可大脑不能再清醒,估计现在让她做数学题都没问题,全身上下只有脑细胞活跃地四处蹦跶,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统统冒出,挤得脑袋疼。

仰卧睁着眼,看着黑暗的虚空,很累。

为什么他会提出来离婚呢?

挺难想象的,虽然这一个月以来,他们之间存在问题,但也远没走到离婚的尽头。

为什么,要在她爱上之后,再说分手?

白晓晨翻个身,以婴儿的姿势蜷缩在被子里,环抱着自己,翻来覆去地想这个问题。

要找他问问,到底是为什么。

——她没那么容易打发。

要去问问,是厌烦了,还是有什么其他的隐情。

说不准是像韩剧里那样,严尚真身患绝症不忍心拖累她,啊呸,严尚真身体肯定会好好的。

又或许跟张智源一般,他想要点别的什么东西,各方面都在争国资私有化的大蛋糕,说不准他是为了这个。

也可能他因为严家的事情心烦意乱,一时冲动。

……

白晓晨睁着眼,自顾自地点点头,拉上被子盖住头。

没错,她要去问问。

作者有话要说:这周末作业好多,写了好几张卷子,所以更晚了,抱歉,谢谢大家的留言。

嗯,明天见吧,希望老师明天不要来自习室查人。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五块钱
初夏是一个小人物,从公司的小职员,不断的挖陷阱埋人拍马屁,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一朝飞跃升级成了总经理,本以为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可是这位置还没有坐稳便被灯砸到..
仙侠 连载 42万字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莫黛梦倪
一朝穿越,她被扔到个不受宠的王妃身上!夫君无情,公婆冷眼,外人鄙弃!她挺起脊梁,狠心承受42鞭换回自由之身!王爷,你不休我,那我先休了你吧!几年后,那个伤她..
仙侠 完结 98万字
男神开黑吗

男神开黑吗

安锦笙
软萌人气漫画女神邹筱筱暗恋新加坡电竞大神G星顾辰星,两人游戏中结识,在现实中见面,一场追爱大战在游戏中展开,在现实中能否实现?G星大神,能不能一起排位?能..
仙侠 连载 17万字
星海燎原[穿越]

星海燎原[穿越]

三千白粟
欢乐版:带挂穿越很美好,可就怕遇上更大的挂比更怕这变态挂比缠着你不放最怕的是这变态挂比还想睡你看着压过来的那个强横又霸道的男人,直了二十七年的林原心底千万匹草..
仙侠 连载 63万字
异人行

异人行

七马
一种只能存活3年的异种人在高速路上出现,与地面的普通人类展开了生存的殊死搏斗。人性和爱恨的原始力量交织在这场大乱斗中闪闪发光。
仙侠 完结 21万字
宠婚小逃妻

宠婚小逃妻

七喜丸子
《宠婚小逃妻》是七喜丸子精心创作的修真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宠婚小逃妻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宠婚小逃妻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宠婚小逃妻读者的观点。
仙侠 完结 1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