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白晓晨忐忑起来,他遇到什么麻烦不成。

严尚真看到她的表情,对她笑了笑,安抚她说,“我去洗个澡。”

他嗓音有点喑哑,白晓晨点点头。

听到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白晓晨抱着膝坐在床边,竖着耳朵听着动静。

没过多久,严尚真披着黑色睡衣走了出来。

他的头发应该是随便擦得,还有水珠往下落。

白晓晨见他的表情没之前阴沉,估摸着可能是公司事务让他太烦心,就微笑起来,要下床给他擦头发。

严尚真探着腰把她扯坐到腿上,手环住她的纤腰,吻了吻她,低声说道,“秦蜜今天正式签了离婚协议。”

“啊?”白晓晨惊呼一声,唐秦蜜动作居然这么快。

严尚真好像沉思了一会儿。

然后抚着她的长发,调低了空调温度,亲了亲她的侧脸,低声问道,“今天在外面吃的晚饭吗?文嫂说你只喝了一碗粥。”

白晓晨失神地点点头。

又听严尚真顺口问道,“一个人吃的,还是跟别人呢。”他的手伸到白晓晨的睡衣里了。

白晓晨气息微喘,感觉到他的手在睡裤里揉捏,捶他肩膀数下,不满地说道,“我一个人,你别,你别。”

她没说自己是和张智源在一起,主要觉得没这个必要,一说出来还要解释前因后果,还不如糊弄过去,反正她没做亏心事。

她伏在严尚真肩上颤着声,没注意到严尚真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神色。

“是么?”她听到严尚真云淡风轻地掠过,手下动作却急促用力,一时心中急跳,颤着声说道,“别,疼。”

话音刚落,严尚真将她推倒在床上,替她解掉衣裙,露出雪色肌肤,欺身而上,黑沉沉的眼眸里似有火焰燃烧。

白晓晨要抓被子遮盖住胸前风光,却被严尚真压制住,严尚真岂能让她遮掩,一个用力,分开她的双腿,一顶而入。

白晓晨被弄得疼痛,只去推搡他,然严尚真压制住她,不听她的讨饶声,越发大力,也不似往日一般怜惜。

她只当这人喝多了酒,疼得难过,又酸得难受,颤声央求道,“尚真,你可不能……”

谁料他猛地一顶,只把白晓晨撞得头晕眼花,再说不出话来,“咿”了一声,就攀着他的身体,随他揉捏摆弄去了。

严尚真大抽大送,双目赤红,顾不得她娇声央告,没头没脑地狂亲了她数回,也不忍耐,一边安抚她,亲亲乖乖下心肝儿地直叫着,一边却下兴致越大,猛开大合起来,只顾着发狠逞性。

房间里没有了说话声,只有微弱的呼吸和哼哼声。

过了很久,床的摇晃声终于止住。

灯灭了。

“晓晨,文嫂说你不让把玫瑰插在花瓶里,不喜欢吗?”男人低沉嗓音响起。

白晓晨睡意上涌,勉强打着精神说道,“我喜欢玫瑰啊,但不会摘下来占有,而会好好把它放在花园里生长,因为我知道它喜欢花园而不是花瓶。爱不是占有,而是要想她所想,做她所做,知道不。你也得这样啊,就好像我不喜欢你那个,那个时间太长,你是不是要考虑我的想法?”

白晓晨脸红扑扑的,戳了戳他的胸膛,有点小羞涩。

说完了长长打个哈欠,滚到严尚真怀里去,嘟哝着“不说话了,睡觉睡觉。”

严尚真看着她红晕未散的侧脸,轻轻一吻。

女人迷迷糊糊地嗯哼了几声。

爱不是占有,她这样想的吗?

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寂寞又空荡。

————————————————————————————

周五的下午,天空布满了浓重的乌云,阴云压城一看就是暴雨的节奏。

白晓晨这段时间也过得不大安生,一方面唐秦蜜时不时打电话对她默默地倾诉,另一方面方独瑾于工作上严苛许多,就连严尚真,也着手办部分国资私有化的事情,整日不着家全国各地到处飞来飞去开会考察,白晓晨心里有点微词,国资私有化当然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可他为何这么着急,他们毕竟才新婚数月。

尤其他又三天没给自己电话了,白晓晨就特不明白,为什么严尚真宁愿打给文嫂询问她的境况也不直接跟她通话呢?

该不会他移情别恋了吧?白晓晨皱皱眉,看着车窗外的长长车流,胡思乱想起来。

李乔眉坐在她车的副驾驶上,看到她神色怅惘就问了问,得知白晓晨居然是为这种事情担忧,不免有些好笑,随口安慰她道,“严尚真虽然也是风流惯的,但我看他对你还不错,好歹当初于嫣也跟了他五年,最后他还给了于家高速项目,我看蛮有情有义的。”

李乔眉看似为严尚真说话,暗示的却是其他。

不出她所料,白晓晨听了她这一番话,笑得更勉强了些。

本来就没有两全齐美的事,李乔眉通过后视镜清楚地看到她的表情,心中一哧。

既想要丈夫富贵荣华,有想要长相厮守从一而终,未免太贪心了吧。

白晓晨深吸了口气,发动汽车,跟在前面的车队往机场方向走。

她想着来接严尚真,正好又有时间,谁知道没出门就接到李乔眉的电话,说是趁严尚真不在约她出去。

白晓晨正奇怪李乔眉如何知道严尚真不在家,跟她解释了自己要去机场,李乔眉直接说让她顺路带自己一程。

于是顺路带上李乔眉了。

“我总觉得尚真最近有心事,难不成私有化压力这么大?”白晓晨掌着方向盘,抱怨道,“他都不跟我说心里话,我一问他就亲,然后就敷衍过去。”

李乔眉一眨眼,笑道,“真的?可能是不愿意让你也有压力吧。”

白晓晨微微点头,皱着眉说了句“希望如此吧。”

没到机场,李乔眉就只喊着要下车,白晓晨的意思是带她直接去机场附近,结果李乔眉说严尚真不喜欢她和自己交往。

白晓晨死活没想明白严尚真为什么不让李乔眉多接近自己,又猜测可能是因为李乔眉是李家的私生女?

有可能,严尚真很讨厌他那个突如其来的弟弟,连带着对其他家族的私生子应该也恨屋及乌了。白晓晨看着李乔眉离去的背影,思索了一会儿。

她没来得及多郁闷,因为已经看到严尚真一行人出来了。

白晓晨兴奋地招招手,小跑到严尚真身边,严尚真牵住她,身边跟着的人自动后退五步远。

“怎么你亲自来了?”严尚真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咳。

他脸色不大好,有点发青,估计是考察地太辛苦。

白晓晨顿时心疼,都忘记要抱怨他没给自己打电话的事情了。

连连问了严尚真身体感觉如何,腿疼不疼,头疼不疼,后遗症有没有复发。

严尚真听着她一连串的追问,渐渐笑了,又听她三句不离他的身体,眼里浮出些愧疚神色,他就笑得勉强起来。

便故意换了个话题,问起白晓晨最近的工作情况来。

到了停车场,严尚真吩咐下属把白晓晨的车开回去,和她坐一辆车。

本来白晓晨有点不乐意,觉得她可以亲自驾驶回去,但一看严尚真坚持,就同意了。

对自己的车技,她也没那么放心。严尚真的司机可是有年头经验的老师傅,安全。

等回到家,天空已经电闪雷鸣,瓢泼大雨起来。

佣人撑着伞小跑到车库,白晓晨径自接过手给严尚真撑着,严尚真身材高大,她撑得小心翼翼,甚至自己的身体被淋湿了一些都没注意。

严尚真拗不过她,又想着短短的一段路也不至于很惨,谁知风雨太盛,白晓晨又不会伺候人,直接湿了大半。

他急得不行,白晓晨却乐呵呵的在客厅拖着湿了的鞋子踏来踏去。

“你下次别这样,我不需要你照顾我,明白吗?”严尚真难得严厉了一次,冷着声,板着脸教训白晓晨道。

这段时间白晓晨照顾他照顾得事事亲力亲为,他之前劝阻数次都被推脱,今天一定要趁机打消白晓晨这种念头。——他又不是请不起佣人。

外面响了个炸雷,和严尚真的“明白吗?”混在一起,吓了白晓晨一大跳。

她转过身,头发湿漉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严尚真:她自从和严尚真在一起,就没见过他对自己发这么大脾气。

一时又想起他最近的冷淡,咬着唇,也怔怔的不说话。

严尚真见她低着头皱着眉的可怜样,心软了,温声解释道,“这种杂事,不该你做,我心疼你。”

白晓晨稍稍觉得心里好受些,但还是憋闷得喘不过气来。

就好像小孩子一直哭,要是大人的语气稍微温和点,就更有可能嚎啕大哭。

就委屈指责他说,“我还不是愧疚,想多照顾你吗?”

她很后悔自己之前对他的疏离,于是百倍的亲近补偿。

可严尚真显然没有被这话感动,反而脸色越发沉了下去。

他看着她泛着水光的眼眸,只觉得堵得慌,动了动喉咙,半晌,只说出来,“你先去洗澡吧。”

他声音轻得不可思议,带着不知哪里来的无力。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上一章留言的亲们。

今天存稿箱的按钮坏了好一会儿,死活发不出来,不然我五点就更了,哎,啊啊你怎么老抽啊

冒泡留言吧,以后恢复正常时间更新哈。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弃女是大师

豪门弃女是大师

酩酊大罪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好戏。看曾经十几年前被抱错,一朝成了凤凰的麻雀,被苏家逐出门后,会变成怎样的一坨烂泥。然而,就在苏家正式宣布与苏家之女苏如意断绝关系的当日..
仙侠 连载 35万字
全能小中医

全能小中医

十贰生
身负灵枢经千年传承,一套伏羲九针,专治疑难杂症。灵枢真气傍身,百毒不侵。风水相术,易经推背,样样都行。看秦越如何从一介实习生,成为当代医圣。又如何轻身花丛过,..
仙侠 完结 328万字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掌执大人
本文将于21号,星期四入V,届时三更,谢谢支持。程翊无意争夺财产,却成为家族争斗中的牺牲品,被表哥谋杀重生回到十七八岁。不过他貌似一点也不着急,说好的重来一次完成..
仙侠 连载 21万字
千金医家

千金医家

苏小凉
相思子为药,种子质坚色泽华而美,却有剧毒 看文提示:>
仙侠 完结 63万字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夜酒半归
从网红到娱乐圈女神唐湖不仅自带大长腿和霸道总裁气质,还负担着一个艰难的任务,让热爱强取豪夺的男主们学会——何为男德。您已点亮男德教育金句:年轻是男人最大的本..
仙侠 完结 124万字
电竞滑轮

电竞滑轮

夜雨翎翎
双胞胎兄弟,一个成绩又好,又是电竞滑轮的当家选手深受女生们的追捧,一个不学无视,好色,令人厌恶。不为人知背面却是这个不学无数的哥哥,却是一个为了弟弟那好强的心..
仙侠 连载 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