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病人没有大碍,多休息几天就行了。”戴着口罩的医生语气温和地对着眼前这个衣着不凡的焦灼男子劝慰道。

下午的医院好像特别嘈杂。

严尚真虽然还是心如乱麻,但松了一口气,对着站在一边走神的方独瑾说道,“独瑾,你先送小姨回去,我马上进去看看晓晨。”

方独瑾闻言一怔,刚想说他也留下来,忽然意识到自己本没有这个资格,深吸一口气,点头。

方夫人交代了几句,招呼着方独瑾跟着一起走。

方独瑾跟在方夫人身后,回头看了一眼。

他看到严尚真在走廊里来回踱了几步,一拳砸在医院的墙壁上,然后和医生说了几句话。

方独瑾有点恍惚,想起来他焦急地抱着白晓晨轻的不可思议的身体跑到一楼,大声呼喊。

然后严尚真冲了出来,看到他怀里昏迷不醒的白晓晨,顿时没了理智,要从他手里接过白晓晨的身体。

他用病人不能随便挪动的理由搪塞了严尚真,他难道会不明白,这是严尚真的未婚妻。

——但是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正大光明地抱着她,他朝思暮想的女人。

“独瑾,进来。”方夫人招呼着停在电梯门口的方独瑾。

他回过神,走了进去。

严尚真坐在病床前,看到白晓晨虚弱苍白的脸上,说不出的绞痛在他心里翻涌,他握住她细弱的手,头一次感到这样无力。

好像是,六岁时在医院目睹母亲被人蒙上白布推走时的惊慌失措。

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胡思乱想,晓晨只是轻微受伤,没什么大碍,不能和以前联系在一起。

深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思绪。

“晓晨,晓晨。”他将她的手贴在脸上,一遍遍地喊着她的名字。

白晓晨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严尚真伏在病床前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他向来整洁的仪表也没保持,皱巴巴的衬衫和西装,被扯坏歪在一边的领结。

严尚真一看她醒了,连声询问,“晓晨,你好一点没有?要不要吃点东西,刚刚让人下去买的红枣粥?你爸妈马上就来,你感觉疼不疼?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还是不舒服,我叫医生来。”

白晓晨看他一脸焦急和担忧之色,连珠炮弹一样问了她好多问题,高订西装被他折腾都得看不出原来的版型,钻石袖扣也丢了一个,他都没发现,只是盯着自己询问。

严尚真的目光没有从她身上移过半分。

病中的人应该特别脆弱,她看到眼前这个全神贯注关心着自己的男人,突然很想哭,扯住了他的衣袖,轻声说,“我很好。”

严尚真看她挣扎着要坐起来,连忙拿了靠枕扶着她,给她盖好被子,冷不丁听到白晓晨说了一句,“谢谢你,尚真。”

严尚真抬眼去看她,见她双目晶莹,苍白的脸颊浮出一些红色,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他到,“你喂

我喝一点粥,行吗?”

她扯着自己的衣袖,盯着自己,又是请求,又是害羞。

白晓晨在医院只住了三天,就拗着要出院。其实她本来也确实没有大碍,只是磕到了额头才昏迷了几个小时,怎奈严尚真一定要让她待满四十八小时观察期。

白晓晨住院的时候,唐秦蜜来过一次,白晓晨支开了严尚真,对着坐在病床边的唐秦蜜说了一句,“你迁怒我,我能理解,因为我那时候也很恨你抢走了他。”

唐秦蜜目光一凛,白晓晨穿着病号服,越发显得娇弱美貌,她冷哼一声,“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愧疚?我来这里这是做个样子。”

唐秦蜜扎着马尾,更显得青春活泼,一张娃娃脸配上她高傲的表情,莫名的喜感。

“你别给脸不要脸……”唐秦蜜大喇喇地坐到椅子上,又开始长篇大论。

白晓晨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用被子蒙住自己,不听她的喋喋不休。

见白晓晨不上道,唐秦蜜气得把放在柜头边的饭盒一呼啦,全呼到地上去了,临走恨恨说,“白晓晨,你爸可被调到石油了。”

唐秦蜜的母家秦家在石油资源系统经营多年,人脉广阔,她这是威胁自。白晓晨蒙着被子,好像斗气一样,就是不吭声。

医院是严尚真最讨厌的地方之一,但是因为白晓晨被他三令五申待着这里,他也没顾上这是春节期间,一直照顾着白晓晨。

白母白父第一天都来看了白晓晨几次,但也没多待,显然想要多给严尚真他俩点空间。

第三天的时候,白晓晨在病房里溜达了几圈,舒展舒展筋骨。

还没听到动静,陈南嘉就拎着东西进来了,一进门就让白晓晨回床上躺着去。

“一听你进了医院,我吓得魂都没了。”陈南嘉抚着胸口,惊魂未定地回忆。

白晓晨不在意,“也没什么,不过尚真一定要我多呆几天。”她撇了撇嘴,明显不太赞同。

陈南嘉闻言直点头,很赞同严尚真,“尚真说得对,可不是嘛,你就要静养一段时间……”

陈南嘉没机会讲完,白母推开了病房门。她没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的陈南嘉。

“晨晨,今天尚真怎么不在这。”白母程慧拎着包,进来就询问。

白晓晨笑了,“他过一个小时就回来了。”

“咦,这是?”程慧得到满意的回答,分出来其他的注意力,看到僵直坐在椅子上的陈南嘉的背影,疑惑问道。

“严伯父的妻子,陈南嘉阿姨。阿姨,这是我母亲程慧。”白晓晨剥着手里的柚子,笑眯眯地介绍。

陈南嘉转过身体站了起来,目光对上程慧,伸出手笑着说,“程女士,你好。”

程慧眼睛瞪大了,打量了她很久,慢慢也伸出手,“原来你就是尚真的继母。”

白晓晨听她妈妈的口气不对,疑问得抬头一看。

陈南嘉和程慧两人,异口同声地看了白晓晨一眼后说道,“咱们出去聊。”“我们出去聊吧。”

她们两个出去聊了很久,严尚真回来了这两人都没出现。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被白晓晨淡忘,只记得她母亲对自己奇怪地自言自语过几句,“也算个靠山。”

出了院白晓晨才知道,她在医院里喝道的粥,基本上都是严尚真学着做的。

看来严尚真确实天资聪颖。即便是在厨艺上,短短的几个小时,就能学得不错,虽说找的是京城大厨教导。

托着腮,看着正翻着菜谱的严尚真,白晓晨打量着他,剑眉星目,优雅沉稳,嗯,还可以。

“还有这个,少放糖,她刚出院。”严尚真指了指他亲自制作的菜单上的一个选项,递给了张嫂。

白家的菜谱安排已经由严尚真做主,白晓晨有点小小的忧伤,因为严尚真开始限制她的午饭量了。

“看什么呢?”严尚真回过头发现白晓晨盯着自己发呆,“不喜欢百合银耳莲子汤吗?”

“不不,”白晓晨连连摇头,看着他黑沉沉的双眸,里面映着她一个人的倒影,只有她一个人。

想起来他在医院里强忍着不适也要蜷缩在沙发守夜,只为了陪在她身边。

想起来他一直关注着自己的视线,生怕她磕着跘着。

想起这段时间的一切,一切。

她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又的确优秀,对她也尊重爱护,没有可以指摘之处。

白晓晨忽的一笑,郑重说道,“严尚真,你知不知道,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严尚真被她突如其来的告白搞懵了,咳了几声,窘迫得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

支支吾吾,也收回视线,四处张望,就是不敢直视白晓晨。

白晓晨被他的反应逗乐了,笑得前仰后合,脸都憋红了,指着他说,“你害羞个什么劲啊?”

严尚真看着她东倒西歪地抱着抱枕乐,又放肆又开怀。

她以前面对自己不是这个样子的,温柔婉顺,笑也是矜持羞涩的,严尚真以为那已经是最好的体验。

不过,他看着在沙发缩成一团笑得完全停不下来的白晓晨,虽然她现在形象不佳,但是迄今他最喜欢的样子。

走过去,严尚真很有耐心地给笑岔气的白晓晨顺气,又曲起手指,给她拢了拢头发。

白晓晨感受着他轻柔的动作,没头没脑来了一句,“尚真,我学着做饭给你好不?”

嗯,要好好和严尚真过。白晓晨决定了,不为张智源那种混蛋信守承诺,给自己丈夫做饭那是天经地义的。

“不好。”

“为什么啊?妻子洗手作羹汤,丈夫不应该很感动吗?”白晓晨看到他全然没有一点感动的样子,不解。

“太辛苦。”严尚真言简意赅,给她绑好了头发。

白晓晨一扬脸,感觉到他的温柔要淹没掉自己。

她发现从他在燕郊别苑解释过远山的事情,自己释怀后,正以光速爱上这个男人。

但感觉不坏。

作者有话要说:O(∩_∩)O谢谢,大家是也忙着考试吗,最近都没有留言了。

嗯,严尚真是真心疼白晓晨的,希望我未来的丈夫也能不让我做饭。

求一下收藏。

不废话了,明天见。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弃女是大师

豪门弃女是大师

酩酊大罪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好戏。看曾经十几年前被抱错,一朝成了凤凰的麻雀,被苏家逐出门后,会变成怎样的一坨烂泥。然而,就在苏家正式宣布与苏家之女苏如意断绝关系的当日..
仙侠 连载 35万字
全能小中医

全能小中医

十贰生
身负灵枢经千年传承,一套伏羲九针,专治疑难杂症。灵枢真气傍身,百毒不侵。风水相术,易经推背,样样都行。看秦越如何从一介实习生,成为当代医圣。又如何轻身花丛过,..
仙侠 完结 328万字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掌执大人
本文将于21号,星期四入V,届时三更,谢谢支持。程翊无意争夺财产,却成为家族争斗中的牺牲品,被表哥谋杀重生回到十七八岁。不过他貌似一点也不着急,说好的重来一次完成..
仙侠 连载 21万字
千金医家

千金医家

苏小凉
相思子为药,种子质坚色泽华而美,却有剧毒 看文提示:>
仙侠 完结 63万字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夜酒半归
从网红到娱乐圈女神唐湖不仅自带大长腿和霸道总裁气质,还负担着一个艰难的任务,让热爱强取豪夺的男主们学会——何为男德。您已点亮男德教育金句:年轻是男人最大的本..
仙侠 完结 124万字
电竞滑轮

电竞滑轮

夜雨翎翎
双胞胎兄弟,一个成绩又好,又是电竞滑轮的当家选手深受女生们的追捧,一个不学无视,好色,令人厌恶。不为人知背面却是这个不学无数的哥哥,却是一个为了弟弟那好强的心..
仙侠 连载 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