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放下了心里包袱,白晓晨能轻松面对严尚真和他的家人,用改观的眼光看待严尚真的时候,发现他还真不错。

方家装修得奢华低调,大年初七,白晓晨被严尚真领着给他小姨一家拜年。

方夫人人老成精,一见到严尚真和白晓晨之间流动的气息,就察觉到他们两人更进一步的亲密。

方夫人高兴,叫着白晓晨给她到厨房打下手,严尚真说了一句,“晓晨不会做饭。”,就被她半嗔道,“怎么,给你小姨打个下手切切菜也舍不得。”

谁料严尚真眉眼一弯,郑重地点头,很正经地回答,“舍不得。”

方夫人笑骂了一声这个外甥,白晓晨冲他安抚一笑,主动请缨,给方夫人洗菜切菜去了。

方夫人的丈夫每到春节就要在全国四处视察,方独瑾又是个沉闷性格,所以方夫人算是很久没找到聊天的人,今天见她们来了,亲自下厨。

她在厨房里,一面指挥着佣人炒菜,一面用电饼铛烙饼,还分出一份心和白晓晨说话。

“晓晨,你不会做饭,那可要多学一学。”方夫人手忙脚乱地把热烫烫的饼夹到盘子里,谆谆教导说,“女主内,不能连基本的家务都不会做。”

白晓晨一愣,放慢了切菜的速度,应承道,“那肯定啊小姨,我一定会学好手艺,拴住尚真的胃。”

抬头半真半假对方夫人说,“您最了解尚真了,以后可要多提点提点我啦。”

方夫人满意一笑,觉得白晓晨实在上道,看她切菜切得慢慢吞吞,本来也没打算让她真来帮手,只是看看这姑娘有没有心,就笑着说,“那是肯定,不过,你忙完手里的还是出去吧,不然尚真他可要怨我欺负你。”

白晓晨把手里的活干完,才听从了方夫人的意见,取下围裙走了出去。

到了客厅,看到严尚真和方独瑾靠着沙发闲谈。

方独瑾正襟危坐,端重持己,当然是气质凛然,令人望而生敬。

严尚真倚在靠垫上,姿态行云流水,自有一番恣意风流。

因为是过年,有一部分佣人给放了假。

白晓晨轻手轻脚,走到一边的茶水室,泡了三杯茶端了出来。

严尚真最先捕捉到她端着茶婷婷袅袅走出来的身影,孥嘴一笑,要站起来,白晓晨空出左手按他的肩膀,笑着说,“你坐着吧,我可要在小姨面前好好表现自己。”

她眼波一横,严尚真心里一甜,顺势坐了下去,念念有词,“我只喝明前茶,你没弄错吧。”

白晓晨把茶盘放在茶几上,将那杯景德镇细瓷茶杯送到他手里,笑道,“半杯84度的开水,不加杯盖,再过两遍水,是不是,就你要求多。”

严尚真喜滋滋地接过,尝了一口,果然香气扑鼻,入口甘甜,可见白晓晨对他的喜好是真上了心。

白晓晨又端着信阳毛尖茶递给一旁端坐着的方独瑾,笑着说,“表哥,你喜欢毛尖,我没记错吧。”

方独瑾缓缓点头,见她用玉葱般的纤指抹去了杯身上的点点茶渍,垂眼接过来那白色茶盏,意外触到她温热柔软的指腹。

一时恍然,猛地抬眼,见她眸如点漆,眉似翠羽,正笑意盈盈地盯着自己,也忘记了听到那声“表哥”时的不悦。

方独瑾就着茶杯喝了一口,感受到茶杯上的温热,好像还残留着眼前女子的体温,也微微一笑,竟喝完了整盏茶。

严尚真见方独瑾对白晓晨露出罕见的赞赏笑意,也与有荣焉,“独瑾,晓晨泡的茶不错吧。”

方独瑾点头,看到白晓晨兀自捧着茶杯小口小口的抿着,淡淡地说了句,“不错,你有福气。”

——————————————————————————

白晓晨闻言一惊,没料到方独瑾会夸赞自己,暗暗腹诽,这人怎么夸人也听着像是讽刺呢。

不过也张嘴打算谢谢他的恭维,还没开口说出来,就听到一声“好热闹啊”,三人扭头去看。

唐秦蜜笑呵呵地一推大门,挽着张智源进屋了。

白晓晨一看到这突然而至两人,一时惊诧,右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又反应过来,自己没道理心虚,也展开笑容,在严尚真后站起身上前迎接,突然想起来什么,从大衣口袋里拿出婚戒,戴在手上。

厨房里的方夫人一听到这个侄女的嗓门,也收拾收拾,自己出来了。

方夫人让佣人接过张智源拎进来的礼品盒,捶了唐秦蜜一下,“怎么今天就来了,往年不是明天吗?”

唐秦蜜视线扫过站在方夫人身后的几人,笑了几声,“我这不是想你了吗,小姑,所以和源源一合计,就今天来看你们啦。”

唐秦蜜一拍脑袋,“好巧,刚好碰到尚真哥和我未来嫂子呢。”

方夫人气得又拍了她脑袋一下,“怎么称呼智源的这孩子,还当自己是大姑娘啊。”

白晓晨闻言一笑,也觉得唐秦蜜这个没大没小的性格有趣。

众人打过招呼,都坐到沙发上聊天。

白晓晨瞟了一眼张智源,见他衣着整洁,应该是新婚的喜气,所以脸上也总有温柔笑意,时不时温柔地撇着正滔滔不绝讲着自己婚礼的唐秦蜜几眼。

白晓晨心中一定,也收回目光,正要去拿放在茶几上报纸,察觉到一道目光,下意识地抬眼,对上方独瑾的双眸,也许是错觉,她觉得里面有担忧和安慰一样。

甩甩头,冲方独瑾客气一笑,抽过报纸,又听到唐秦蜜大惊小怪喊道,“源源你看,晓晨嫂子戴的钻戒好漂亮,比我的那个还大。”

方独瑾一听,眼光扫过,果然看到白晓晨右手无名指上熠熠发光的钻戒。

张智源瞥了白晓晨一眼,笑着说,“有时间你和我一起去挑一个更漂亮的,好不?”

唐秦蜜鼓起的腮帮子这才消了下去,又甜甜蜜蜜地腻在张智源身边。

——

白晓晨有点不好意思,缩回手,被严尚真一把攒住,渐渐收拢握着她柔荑的左手,旁若无人地盯着她的眼眸,做口型说“他们买到更好的,我们也跟着换。”

白晓晨不知为何,感觉到一股暖意,又很想发笑,觉得严尚真的攀比心也可爱许多。

她动了动被严尚真抓住的手,在严尚真宽厚的手心里轻轻地挠了挠,对他眨了眨眼,挑衅一笑。

这是在调戏他?严尚真感受到手心传来的酥麻,挑眉,眯起了眼。

唐秦蜜和张智源低声不知说着什么,严尚真和白晓晨对视了半天,憋不住笑了。

方独瑾觉得索然无味,动了动手指,

——————————————————————————

中午午饭时间,方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唐秦蜜和张智源融洽甜蜜,白晓晨和严尚真也明显心有灵犀。

她看着长大的这几个孩子,都有了对象,指除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方独瑾还单着,说起来他就要三十,已是也苦恼,借着机会问道,“独瑾,你弟弟妹妹们可都有对象了,你还要拖到什么时候?你就没有心仪的人吗?”

方独瑾从小就冷淡独立,学业事业一概不由方夫人操心,完全继承了方清的性格,她这个做母亲的,居然在儿子的婚姻大事上插不进嘴。

方夫人对方独瑾提过数次,都被方独瑾以各种理由推脱了。如今她这一问,唐秦蜜和白晓晨等人,也都顿了动作,竖起耳朵听方独瑾的打算。

方独瑾瞥了一眼正在和白晓晨窃窃私语的严尚真一眼,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点,嘴里的苦涩却始终散不掉,便说道,“当然——还没有心仪的。”

方独瑾从他的位置看到,白晓晨好像被严尚真说的话逗乐了,捂嘴一笑,眉眼一弯,那眼波一荡一荡,洒到了他的地方。

“表哥,你对未来的另一半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帮你找啊。”唐秦蜜唯恐天下不乱插嘴。

方独瑾盯着自己面前的餐盘,想要挥去刚刚看到的那个笑靥,沉声说,“也不用多好,容貌,品行,事业,都要拿得出手才行。”

“呃,”唐秦蜜一听他的要求,自觉地闭上嘴,居然还要事业?

方夫人闻言,也连连摇头,分析道,“你都这么大了,容貌不必说,品行肯定也要有要求,但是比你小的名门闺女,现在能有什么事业,再说了,女人还是操持家务,你想要个比你还忙的老婆……”

方夫人絮絮叨叨地抱怨了方独瑾一通,其他人也不好说别的,只能埋头吃饭。

待到下午茶的时候,白晓晨因为没有这个习惯,就离开了茶室。听了严尚真的建议到三楼书房看看方独瑾的私人收藏。

这书房门大开着,里面挂了不少历代名字名画,她细细鉴赏过去,几乎没听到楼梯处传来的动静。

直到唐秦蜜再次重复了一声,“嫂子。”

空荡荡的三楼里她的嗓音听起来很疏离。

白晓晨才回过脸,视线顺着大开的门,看到楼梯拐角处,站着高挑唐秦蜜,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白晓晨心里一紧,移步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留言的同学,

最近很忙,存稿推翻大修中,可能有的时候比如说星期三,我会更的比较晚。

谢谢大家。

照例求收藏嗯。

留言吧,动力妥妥的。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弃女是大师

豪门弃女是大师

酩酊大罪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好戏。看曾经十几年前被抱错,一朝成了凤凰的麻雀,被苏家逐出门后,会变成怎样的一坨烂泥。然而,就在苏家正式宣布与苏家之女苏如意断绝关系的当日..
仙侠 连载 35万字
全能小中医

全能小中医

十贰生
身负灵枢经千年传承,一套伏羲九针,专治疑难杂症。灵枢真气傍身,百毒不侵。风水相术,易经推背,样样都行。看秦越如何从一介实习生,成为当代医圣。又如何轻身花丛过,..
仙侠 完结 328万字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掌执大人
本文将于21号,星期四入V,届时三更,谢谢支持。程翊无意争夺财产,却成为家族争斗中的牺牲品,被表哥谋杀重生回到十七八岁。不过他貌似一点也不着急,说好的重来一次完成..
仙侠 连载 21万字
千金医家

千金医家

苏小凉
相思子为药,种子质坚色泽华而美,却有剧毒 看文提示:>
仙侠 完结 63万字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夜酒半归
从网红到娱乐圈女神唐湖不仅自带大长腿和霸道总裁气质,还负担着一个艰难的任务,让热爱强取豪夺的男主们学会——何为男德。您已点亮男德教育金句:年轻是男人最大的本..
仙侠 完结 124万字
电竞滑轮

电竞滑轮

夜雨翎翎
双胞胎兄弟,一个成绩又好,又是电竞滑轮的当家选手深受女生们的追捧,一个不学无视,好色,令人厌恶。不为人知背面却是这个不学无数的哥哥,却是一个为了弟弟那好强的心..
仙侠 连载 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