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年夜的下午,白晓晨和家人在一楼的客厅看电视,她拿着毛线试图织围巾,父母这一段时间关系融洽,她很高兴。

严尚真却来了,一进门,白父白母都满面春风地迎接严尚真,白晓晨放下针线,给他倒了杯水,奇怪问道,“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严尚真不在意地回答,摸上了她正在给他脱大衣的十指,“严嘉诗突然回国了,我跟她们说不上话,又想看看你,就过来了。怎么手这么冷。”

白晓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严尚真一定是见父亲和继母还有继妹三人其乐融融,心里不大好受才过来寻她,也有点伤感。

抽回自己的手,把他的大衣挂到壁柜里,微笑说道,“谢谢你这时候还惦记着我呢。”

白晓晨拉着他走到沙发边,“这个颜色怎么样,比一下。”白晓晨拿着没完工的围巾在他身前比了比,“好像还不错。”

严尚真一听她给自己织围巾了,心里喜滋滋的,但妆模作样地咳了一声,挑刺道,”怎么现在才开始做这个,冬天都要过一半了。”

白晓晨知道这人从来就是这种得了便宜卖乖的性格,抿唇一笑,“你是嫌弃啊,那我,送给别人好了。”

严尚真一听立刻急了,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围巾,“也不是用不上,我收下了。”

白晓晨拍了他一下,笑闹着说,“围巾还没织完呢,快给我。”

严尚真直接坐下,审视着这个灰色围巾,“手艺不行啊,针脚粗。”

品头论足,但没有还给白晓晨的意思。

白母以为他不高兴,倒了茶水,插话说,“尚真,可别怪晓晨。我们晓晨可从来没做过这些,弄了大半个月才织出来这一条,做父母的都还没享受到呢。”

白父也在一边点头,深以为然。

严尚真更高兴了些,白晓晨有这样的心意,他怎么会怪她呢,对白母说道,“我怎么会怪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白晓晨见他被自己哄得高兴,有点愧疚,其实这围巾大半是白母帮着做的,眼下见严尚真这么喜欢,过意不去,绕开话题说,“今天小年夜,你不回去吗?”

严尚真看了看窗外飘落的雪花,手里还把弄着那些毛线,满不在乎答道,“不想回去,对了,马上四点的时候你跟我出去一趟。”

白晓晨刚要拒绝,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求于他,就温顺的点点头,“你说的算。”

白父白母更不会阻拦,严尚真和白晓晨能多相处就多相处,还有不少人指望着搭上严家,他们可不会让煮熟的鸭子飞了,只是小年夜家人也不是非聚在一起不可,再说了,往常白家就是除夕夜,也有不团圆的时候。

严尚真亲自开着越野车,大概三个小时,天色都黑了下来,白晓晨坐在副驾驶,几次都睡了过去。

待到了目的地别墅,已经天黑了。

严尚真扶着白晓晨下车,这一片很偏僻,是郊区,周围有虽连片别墅,但这个时候,没有人烟。

这复式别墅不大,是严尚真另一处私宅,里头常年有人打扫,他们一进门,就被引到餐厅坐下,佣人沏了茶,说是再等一等饭菜才能准备好。

白晓晨见严尚真眸色奇异,欲言又止,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严尚真一顿,笑着说,“晓晨,之前你记得我提过让你从事行政方面的事吗?”

白晓晨心中一紧,嗫嚅着要开口否决,然而严尚真没给她机会,笑着说,“我改变主意了,晓晨。听独瑾说,你是项目的骨干,而且你很喜欢这份工作。如果你不嫌科研累的话,我们就不转了,好吗?”

严尚真斟酌再三,搬出了方独瑾为自己的转变做个解释,暗道,回去要和方独瑾通好气。

他面色温柔,含情脉脉地看着她惊异欢喜的表情,也渐渐欢悦起来——如果她开心的话,其实,很多事情并不重要。

他有的是时间,向她证明自己的改变。

白晓晨喜不自胜,怎么也料不到严尚真会自己提出来,她之前为了提这件事铺垫了很久,生怕他不同意,如今不费吹灰之力就达成所愿。

一时欢喜,又想到别的地方,忐忑问道,“那如果,如果伯父和陈阿姨不同意我待在实验室呢?”

严尚真微微一笑,伸手抚摸她的脸颊,“晓晨,我说了,我的家人,只有你,还有我们未来的儿女。他们的意见,都没关系。只要,只要你开心。”

只要她开心?

白晓晨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英俊男子,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了解过严尚真一样,咬唇问道,“你,你不是希望,希望我转行政吗?如果你,那我也,也无所谓。”

这个口是心非的姑娘。

严尚真表情愈加柔和,这是解释的好时机,他要把握,“晓晨,我之前只是觉得你的工作太累,我很心疼。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家族名声,谁说我老婆一定要坐办公室整体无所事事当国家蛀虫。我严尚真,不在乎那个。听了独瑾说你喜欢这份工作,我就改主意了。我想要尊重你的想法和意愿,你明白吗?”

白晓晨总觉得他有言外之意,然而,然而他能有这样的退让,她已经很高兴,无意识地想,也许,知竹是对的,他不一定是她以为的自以为是的人,而她也未必,不能改变他。

于是抿唇一笑,“谢谢你。”

她这么真诚,这么喜悦,严尚真觉得,很值。

严尚真被她的反应鼓励到,她不是说过,没有理由恨他吗?面对他的好会心虚吗?那,让她再心虚一点,再对他改观一点。

严尚真接着说,““晓晨,自从和你定了关系以后,我没再亲近别的女人。我说的是实话。我觉得,婚前是要给你绝对的尊重,婚后那些人才不会看不起你。”

白晓晨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很多人以为她是主动在远山别墅向严尚真献身,才换来了他们眼里的好姻缘,什么难听的话都有,真是不符合他们的身份。

她不在意别人说什么,那时候,她会在意的人已经有了别的未婚妻。

她也想的很简单,保留自己最后的自尊就好,她不打算控告眼前的这个人,就当是一夜情,虽然她为此付出了童贞,当然恨,但她惹不起如日中天的严家。

只要再没有瓜葛就好,她咽下屈辱的眼泪,这样告诉自己。

然而母亲哭着,几乎要下跪求她改变心意,为了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早点出来,为了白家以后的富贵,她不敢不妥协。如果母亲再在她面前来一次自杀呢,那是她承受不了的。

“那是你的错,你知道吗。”她低着眉,抽回了手,语气淡淡,然而心里不是不震惊,她虽然和严尚真订婚有一年,但是两人只亲近过一次,以严尚真这种性子,居然能委屈他自己不去找别的女人。

可是她能说什么?

严尚真嗯了一声,抓住那十指纤纤,不让那白瓷似的柔荑从他手里溜走,握紧。

“我知道是我的错。”他接着说,盯住他们交缠的手,“我想对你再坦诚一点,晓晨,之前我说过,我也许不会只有你一个女人。”

白晓晨尴尬起来,想要避开这个话题,可严尚真平稳有力地接着说道,“其实,我那时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以防某些迫不得已的利益交换,才这样说。如今我都想好了,晓晨,我只想要你一个人,我不会为了严家的利益牺牲你我的感情。你现在不用相信,时间会给我们证明。”

时间,会证明他的决心。

白晓晨,没错,只有你是我的认定的家人,所以我改变主意了。他抬眼看眼前震惊的女子,默默在心底说,偏偏遇上你,所以我愿意。

白晓晨惊愕地看着他平静地阐述这些事情,几乎发不出声音。

她不是不知道,处于他们这些人的位置,由于各种利益和风气,最稀少的就是专一这个品质。

就连知竹她,当年也差点因为主动贴给梅英的女人而选择分手。

严尚真,怎么会下这样的决定?他不是认为妻子容忍丈夫的情人,是理所应当的吗?在H省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没错,为何,现在又改口了。

白晓晨有点慌乱,真要论起来,她害怕严尚真给她太多感情——她承受不起。

然而,难道她会不高兴?未来的丈夫给她如此的尊重和爱护,她怎么可能不高兴?——即便这是严尚真。

“人心都是肉长的,在那之前,你要回报他的感情一二,不能让他一个人唱独角戏。”知竹讲过的话在她心里回响。

她嗫嚅着,最后只低着头,说出来一句话,“尚真,我很高兴。”

严尚真笑了起来,这句话,已经足够。

佣人开始上菜了,严尚真捏了捏她的脸蛋,宠溺一笑。

晚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各有所思。

白晓晨不是很饿,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到院子里逛了逛。

雪越下越大,今年已经来了好多次了,白晓晨搓着手,还是没想明白严尚真带她来这里干什么。

过了一会,严尚真也吃完了,出来寻她,见她坐在走廊的扶手上,望着外头的雪花出神,穿得圆滚滚的,但更显得她娇小可人,走到她身后,伸手抱住白晓晨。

“怎么不等我就出来了。”严尚真从背后搂住她。

“有点晕车,所以先出来透透气。”白晓晨一手搭上他放在她腰间的大手,“你没戴手套。”

严尚真看她全身上下围巾帽子手套一个不少,厚重羽绒服把她包裹得圆圆的,觉得很可爱,低低笑了几声,“我又不是南方人,不禁冻,看你,穿得圆滚滚地像只大熊猫。”

白晓晨切了一声,忍不住问,“咱们这是干什么来的啊,尚真。”

严尚真看了看腕上的百达翡丽,笑意更深,将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示意她安静,搂着她的力度却越来越大。

雪下得沸沸扬扬,飘了很多进到回廊。

白晓晨还没想清楚他要做什么,忽然听到烟花绽放的声音,天空闪亮起来,在这飘落的皑皑白雪中,色彩各异造型不一的烟花在黑暗的天空中起舞,恰如流星闪落。

巨大的花瓣烟花将雪地照的亮堂起来,一个个啪啪啪的声响过后,是金黄色的小火星散落天空,又有各式的花朵盛开,红橙黄绿青蓝紫,一声比一声响,一个比一个亮。

白晓晨伸出手接那些散落的火星,爆竹烟花声喧嚣嘈杂,但是她还是听到身边男子温柔低沉的话语,“晓晨,你之前说北京不能放烟花,很遗憾。而我不希望,不希望你,有任何遗憾。”

她心中一抽,扭过头看他的英俊侧颜正在身边,比烟花还亮的眼眸看着自己,那里面,是浓重深沉的情意。

白晓晨一怔,收回手,不知说什么好。

严尚真抱起来她下了台阶,走到雪地里,呼啸声响起,她抬头一看,穹宇大亮,天空中赫然出现了几个大字——“我爱你”

白晓晨猛地捂住嘴,没让惊呼声泄露,严尚真慢慢放下她,在这漫天璀璨烟火里,他单膝跪下,抬头盯着惊愕的她,“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烟花的绽放声太大了,她想自己一定听不见严尚真说的话才对。

“我有没有说过,”严尚真笑了起来,黑暗里也看得到他灿烂的笑意。

“Marry me。”他变魔术一样拿出了一只钻戒,送到她面前,温柔询问,却有不容拒绝的坚定。

雪花落到白晓晨的脸上,融化了,一片湿意。

烟花四起,变幻绚丽。

那么,就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

于是白晓晨点头,答应。

作者有话要说:求婚了,撒花。

谢谢大家的留言,

我通过大家的建议发现自己有拖沓这个毛病,而且已经在大修存稿中。

谢谢潇潇,你是最先告诉我的,

我要再说一遍,善意的批评,我真的听得进去,

还有,接下来我会尽力加快节奏,希望大家反馈一下,是不是还是拖沓或者是神展开。

我真的很愿意虚心接受读者的建议,因为自己总是比较难发现自己的问题,所以这时候就需要你们的建议了。

不要大意地上吧。O(∩_∩)O~

前面的也会陆陆续续修改一下。

接下来一定要有大进展,谢谢大家。

哦,对了,明天可能更得晚一点,我要出去玩。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五块钱
初夏是一个小人物,从公司的小职员,不断的挖陷阱埋人拍马屁,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一朝飞跃升级成了总经理,本以为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可是这位置还没有坐稳便被灯砸到..
仙侠 连载 42万字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莫黛梦倪
一朝穿越,她被扔到个不受宠的王妃身上!夫君无情,公婆冷眼,外人鄙弃!她挺起脊梁,狠心承受42鞭换回自由之身!王爷,你不休我,那我先休了你吧!几年后,那个伤她..
仙侠 完结 98万字
男神开黑吗

男神开黑吗

安锦笙
软萌人气漫画女神邹筱筱暗恋新加坡电竞大神G星顾辰星,两人游戏中结识,在现实中见面,一场追爱大战在游戏中展开,在现实中能否实现?G星大神,能不能一起排位?能..
仙侠 连载 17万字
星海燎原[穿越]

星海燎原[穿越]

三千白粟
欢乐版:带挂穿越很美好,可就怕遇上更大的挂比更怕这变态挂比缠着你不放最怕的是这变态挂比还想睡你看着压过来的那个强横又霸道的男人,直了二十七年的林原心底千万匹草..
仙侠 连载 63万字
异人行

异人行

七马
一种只能存活3年的异种人在高速路上出现,与地面的普通人类展开了生存的殊死搏斗。人性和爱恨的原始力量交织在这场大乱斗中闪闪发光。
仙侠 完结 21万字
宠婚小逃妻

宠婚小逃妻

七喜丸子
《宠婚小逃妻》是七喜丸子精心创作的修真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宠婚小逃妻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宠婚小逃妻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宠婚小逃妻读者的观点。
仙侠 完结 1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