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白晓晨闲暇下来,拜访了导师孙云几次,去看了几次方念,没事就翻翻书练练琴,过得还算自在。

她不让方独瑾说出审计上的事情,方独瑾也答应了,并没有告诉严尚真,守口如瓶。

严尚真因为方独瑾的前车之鉴,警惕许多,年终过账的时候亲自到场,又加上唐秦蜜要结婚,也忙得团团转。

白晓晨虽决定要跟严尚真谈一谈她的工作问题,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又兼她心里,也有点惧怕严尚真独断专横性格。

一日买完东西回家,刚进门就看到客厅里和白母相谈甚欢的陶知竹,白晓晨激动地将手里的购物袋甩到地上,就快步走到这位闺蜜的身边,见她黑了一些,皮肤也粗糙许多,但是比从前更美丽了数分,添了坚毅的神色。

陶知竹见她高兴得话都说不出来,也欢悦起来,拉住她的手,对她说,“晓晨,咱们可都两年没见面了。”

白晓晨轻轻地打了她肩膀一下,“还说呢,你也不联系我。”

白母急忙制止住她,对白晓晨说道,“干嘛呢,知竹怀孕了,别动手动脚。”

白晓晨惊讶地张大嘴,见这位好友确实丰腴了一点,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好友居然已经要有小宝宝了。

“你,你几个月了啊。”白晓晨激动地不能自制,把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小腹上,没敢用力,

“怎么这时候回来了,你丈夫梅英呢,他怎么不陪着你啊?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到处跑。”

陶知竹捂嘴一笑,打趣她说,“你怎么比我还着紧这个孩子。”

白晓晨一嘟嘴,“说好了以后我是他干妈的嘛,关心自己的干儿子或是干女儿不是很正常嘛。对了,你还没告诉我,怎么梅英没跟着你回来。”

陶知竹摇头,“刚刚四个半月,医生说我身体不错,这次回来专机也几个小时。至于我老公,他倒是想陪我回来,可临近年关,最近形势又有点紧张,边区军务繁忙,也就没让他跟着来了。”

说着,握着白晓晨的手轻轻掐了一下她的手心,白晓晨会意,对陶知竹说道,“我们上去书房说,书房里还有你的东西的房间,晚上的话,你和我一起睡吧。”

白母不知道这两人有意要避开她,也怂恿着陶知竹上楼和白晓晨说说话,连连说要亲自出门采购食物。

白晓晨和陶知竹相视一笑,十数年的交情,她们胜似亲生姐妹。

一到二楼的书房,陶知竹拉着白晓晨坐到了沙发上,一脸凝重地问,“都说你要和严尚真结婚呢,这是怎么回事?”

白晓晨拍了拍身下的沙发,说,“我爸妈觉得不错,尤其是我爸,既然他觉得好,那我妈也觉得好,那我也觉得还好了。”她有点不能直视陶知竹。

陶知竹皱着眉,“我走的时候,伯父他的案子不是已经有转机了吗,怎么到头来还是你求严尚真去了?这且不论,你就没反对过?”她简直不敢想象过了这么多年她这个朋友还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性格。

白晓晨摇头,“主要是因为尚真他还能在别的地方帮到家里吧,所以父母一致赞同。我不是没说过不愿意,但是他们都不在乎我的意见,有能怎么样?”

陶知竹见她眉间疲色,忍不住问,“那你不能心甘情愿,严尚真能察觉不到?”

白晓晨也皱眉,“这是我最担心的地方,在他面前我总是深思熟虑,要想想怎么讨他欢心然后才说话做事。暂时他以为我还是有真心的吧,我也不知道能瞒到什么时候。”

陶知竹不赞同地说,“你这样不行,一来是欺骗,二来他面前耗尽心神遮掩,那在别人面前已经没有精力的你就做不到面面俱到的。”

白晓晨站了起来,去书柜里拿出来一本相册,笑了,道,“只要骗过他不就行了?你看看我爸妈,谁都知道我爸不过是哄着我妈而已,但是她不是一样很开心。只要能骗到最后,谁有敢说我不是真心呢?”

她声音飘渺起来,“再说,严尚真值不值得一份真心还说不定呢。”

陶知竹听她提到自己的父母,一时也沉默不语。

白晓晨算是她朋友里家庭最不幸福的,父亲花天酒地还嫌弃白晓晨不是个儿子,母亲又是一有不顺心就对她非打即骂的,偏偏白母对白晓晨还时常有些温情流露,白晓晨割舍不掉,就只能被母爱的名义驱使。

“那现在你父亲的事情既然挑明了,你为什么不和他分手呢?”陶知竹问。

“宁要不孝子,不要孝顺女。”白晓晨的手指慢慢抚摸着相册的滚金边,对陶知竹垂着脸说,

“你知道吗,这是我爸亲口说的。”

“嗯?”陶知竹疑惑。

“重阳节前我爸爸已经被放了出来,也要销案子了。我就想,可以和严尚真分手了,不过我从来都很胆小,不敢直接说。”白晓晨好像谈论着别人的话题。

陶知竹明白怎么回事,白晓晨的确不善于表达自己的要求,大概是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她身为独女,提出的要求不仅不能被满足,还会被父亲申斥并和一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儿子相比。

久而久之,她就养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父亲长期的责骂,又让她有些自卑。

要真是逆来顺受倒也好,过的糊涂一些也好。

可偏偏,偏偏她骨子里有不知继承谁的执着和骄傲。

什么都看得明白真切,却什么都不能改变,这有什么意思呢?

“去严尚真姑姑家拜访,我提前给于嫣煽风点火了一把。她递过来的茶水,本来不会浇到我身上的,结果我手一松,大庭广众之下,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故意为难我的。”

白晓晨想起来当时于嫣一边着急着给她擦衣服一边连声道歉时的情景,漠然想到,为了目的居然拖别人下水,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种人?

“那不是我的本意,然而也只能用借于嫣的手了。”白晓晨嗤笑一声。

“我表现的很不好,严尚真姑姑问话的时候,故意答不出来。我猜,如果这传到严伯父那里,再加上之前关于远山别墅的风言风语,他一定会反对我们结婚吧。”白晓晨一顿,想起来当时自己在韩家的羞辱。

“结果第二天没听到想要的话,反而我听到我爸对我妈发脾气,说了一大堆。”

她有点惘然,那天晚上经过他们房间听到的话在耳边嗡嗡作响,萦绕不散。

白晓晨半夜被楼下的争吵声从美梦中吵醒,就披着衣服摸着黑下来走到他们的房间。

只听到父亲的咆哮声充斥在黑暗中,她触到了冰冷的墙壁,冷冰冰的却不只是手。

“宁要不孝子,不要孝顺女。我tm为了你们母女连儿子都没得生,这次要是白晓晨留不住严少而我升迁不上去,你就等着养我儿子吧。”她父亲大声咆哮着,丝毫不顾及她母亲的颜面。

“白白送她念书了,连个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懂,成天搞科研顶个屁用,女人不嫁个好丈夫就是个赔钱货。”房间门没有挡住她父亲的大吼声。

她当时已经没有第一次听到“赔钱货”这个词的难过了。

是赔钱货又怎么样呢?反正不是她赔钱,呵呵。

很冷静地,靠着墙站了一会儿,好像幽灵一样,游了回去。

坐在房间床边,她想了一夜。

白晓晨的母亲,早就没有生育能力了,她父亲是什么意思?要在外面再找一个女人给他传宗接代吗?

其实他想再要个儿子对她没什么影响,反正不会让他对自己更差了吧,可是,还有母亲啊。

白晓晨反复摩挲这相册的脊背,接着说,“若是我丈夫不能给他好处,我爸说不准真敢抱回来一个野种,难不成要看着我妈再跳一次楼?”

所以之前埋的伏笔用上了,公用电话所以没有通话记录,登门拜访所以消了严父的气,好言劝慰所以严尚真以为她受了委屈,什么都行,只要能挽回这门婚姻。

高中的时候,白母自杀过一次,虽然是为了恐吓自己的丈夫,但闹出来的动静很大。陶知竹是知道的。

陶知竹一愣,没料到其中还有这样的关节,难怪白晓晨不仅不敢和严尚真分手,还要千方百计会捧着严尚真,好留住他的心。

两人沉默了半晌,陶知竹才开口,“那严尚真,对你怎么样?”

白晓晨顿了一下,“挺好的,比对他之前的女友好多了,他对我还是有几分情谊的,可是,我宁愿他不要对我这么好。”

严尚真握着手机,大踏步走进来白家,见白家大厅空荡荡的,对经过的张嫂问道,“晓晨呢?”

张嫂毕恭毕敬地回答,“严少爷,小姐在楼上书房。”

严尚真点点头,一挥手让她离开,自己平复了一下心情,上楼去了。

走进拐角的书房,他放轻了脚步,心中暗想,脸上笑意扩大,要给她一个惊喜。

还没到门口,听到熟悉的女声说了句,“可是,我宁愿他不要对我这么好。”

是白晓晨的声音,夹杂着叹息。

严尚真停住了脚步,鬼使神差。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留言,哈哈O(∩_∩)O~

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嘿嘿。

嗯,求收藏,谢谢大家了。O(∩_∩)O~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五块钱
初夏是一个小人物,从公司的小职员,不断的挖陷阱埋人拍马屁,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一朝飞跃升级成了总经理,本以为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可是这位置还没有坐稳便被灯砸到..
仙侠 连载 42万字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莫黛梦倪
一朝穿越,她被扔到个不受宠的王妃身上!夫君无情,公婆冷眼,外人鄙弃!她挺起脊梁,狠心承受42鞭换回自由之身!王爷,你不休我,那我先休了你吧!几年后,那个伤她..
仙侠 完结 98万字
男神开黑吗

男神开黑吗

安锦笙
软萌人气漫画女神邹筱筱暗恋新加坡电竞大神G星顾辰星,两人游戏中结识,在现实中见面,一场追爱大战在游戏中展开,在现实中能否实现?G星大神,能不能一起排位?能..
仙侠 连载 17万字
星海燎原[穿越]

星海燎原[穿越]

三千白粟
欢乐版:带挂穿越很美好,可就怕遇上更大的挂比更怕这变态挂比缠着你不放最怕的是这变态挂比还想睡你看着压过来的那个强横又霸道的男人,直了二十七年的林原心底千万匹草..
仙侠 连载 63万字
异人行

异人行

七马
一种只能存活3年的异种人在高速路上出现,与地面的普通人类展开了生存的殊死搏斗。人性和爱恨的原始力量交织在这场大乱斗中闪闪发光。
仙侠 完结 21万字
宠婚小逃妻

宠婚小逃妻

七喜丸子
《宠婚小逃妻》是七喜丸子精心创作的修真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宠婚小逃妻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宠婚小逃妻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宠婚小逃妻读者的观点。
仙侠 完结 1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