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得到了方独瑾的航班号,白晓晨不做停留,一口气奔到停车场,发动汽车,用前所未有的速度,直奔向机场。

在路上她一面祈祷方独瑾千万别上了飞机,一方面也大感奇怪,到底别人给了重工的财务总监什么筹码,让他不惜自己的性命财产也要拉方独瑾下水。

当今正是要建设廉政的时候,奉行老虎苍蝇一起打的政策。

方家就是再有实力,也容不得在这个时候出贪污问题。

账目漏洞数额这么大,看来是要一招制胜,就是不要方独瑾的命,也要掐下来他的前程。

她一路上给方独瑾打电话都不通,又不知道谁还会跟着方独瑾身边,迫不得已将时速开到最大,紧赶慢赶,没出车祸,总算是来到了首都机场。

二号航站楼,二号航站楼,她口中念念有词,拽着包穿过人流,不要命地狂奔,还有时间,方独瑾,你可千万别安检了。

“呼呼,呼呼,”跑得太快,下腹一阵绞痛,白晓晨冒着冷汗,停了几秒,咬牙又跑起来。

隔得很远,穿着黑色大衣的高大身影跳到她的眼里。

看到方独瑾正在拎行李要排队安检,白晓晨一时情急,大声喊道,“方独瑾,你给我停住。”

行人都诧异地看着这个狂奔状态的美丽女人,只见她不要形象地一边跑着一边大喊一个人的名字,一时侧目。

——————————————

方独瑾拒绝了身边人要为他拿行李的要求,刚要走过去安检,好像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声唤着他的名字。

他忍不住嗤笑,最近幻觉越来越厉害了,连人物性格都扭曲了——白晓晨说话可没那么大声。

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他这样想着。

正要往前,身后的下属小声报告说,“方总,好像有人叫你。”

不是幻觉吗?方独瑾诧异,转身一看,不过一眼,足以让他滞在人群里。

他看到什么,他看到魂牵梦萦的女子穿着黑色套装飞奔而来,发夹挽不住秀发,在风中飘散下来,拂过那张娇艳的面庞,是从未见过的美丽。

就这么,直愣愣地撞进了他心里。

这是,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

————————————————

“对不起,对不起,”白晓晨在连续给第四个被她撞到的人道歉后,总算挤到方独瑾面前,见他仍然愣愣地什么表示都没有,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吼道,“你怎么回事,我叫你这么久这么大声你都没有反应。”

方独瑾回过神来,压抑住震动起伏的波澜,冷淡地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他语气里有不能察觉的期待,太过隐秘的心思埋伏在后面,不可说出口,只能藏于心。

白晓晨将头发捋到肩后,看到他身后跟着的下属,犹豫了一下,不避嫌地一把拉过了他,“你跟我来。”

方独瑾在她伸过手来的那一刻愣在当场,不自觉地跟在她的脚步后面,连下属“方总,飞机就要起飞了”的话都没听到。

他盯着白晓晨拉住他手腕的白皙右手,似是慌了神,乱了意。

她步子跨得很大,然而他却希望,她不要这么急。

她的指尖不是冰凉的,细腻的肌理下是温润的触感,很用力,他不能呼吸。

机场里人太多了,空气不流通。方独瑾深吸了一口气,这样想。

走到僻静的电梯处,还没立定,方独瑾好像触电一样猛地甩开了白晓晨的手,白晓晨没防备,吓了一跳,看他一副避自己如蛇蝎的样子,觉得自己简直是白好心。

冷笑道,“方先生,现在,请给你的财务官打个电话。”

方独瑾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见她眼里是不容拒绝的意味,没有说话,从大衣口袋拿出手机,一开机,就是白晓晨连续七个未接电话的显示,他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拨通了财务总监林正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耳畔传来机械的女声,方独瑾皱起了眉,怎么回事,他不是交代过林正这几天不要关机吗?

白晓晨也听到了,整理了下思绪,对方独瑾说的,“方先生,我知道你作为重工的领导,专业在别的领域。我也知道,你肯定认为他是绝对忠于你的,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重工的首席财务官,有问题,今年的财报,也有问题。”

方独瑾怀疑地看着她,白晓晨没给他开口的机会,“我知道你觉得我不过略略学了一点审计,但是,这个账目漏洞百出,想来瞒过你这个外行人当然容易,但是只要审计署一来人,立马就能看出来有猫腻。你不能去开会,要马上找人解决这个问题,重做一份报表。”

方独瑾半信半疑,“林正是我父亲的旧部,又有利益纠葛,更何况篓子一出,他也跑不了,怎么可能会背叛呢?你该不是记恨我,所以专门编制一个谎言跑过来阻止我参加A市的年会吧。”

广播里的女声催着这次航班号的人登机了。

虽然此事蹊跷,但是财务总监林正没有理由在这时候拖他下水,

白晓晨脸色转为愤怒,红晕更盛,“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方独瑾,你给我记着,我可不是你们这种睚眦必报的小人。爱信不信,反正出了事情也不是我倒霉,已经尽到自己的努力了。”

说着,从包里翻出来那些文件,一把塞到方独瑾怀里,转身就走,刚迈开脚步,被一只手抓住了右手,扭头一看,方独瑾表情凝重奇异,盯着她的眼睛,好像要穿透她的内心,斩钉截铁道,“我信你。”

白晓晨松了一口气,她再怎么讨厌方独瑾,也不希望他的前程毁在小人手中,一来严方两家连在一起,二来方独瑾他的确清廉持正。

她刚要说些什么,小腹传来一阵剧痛,白晓晨捂着腹部,弯下了腰,疼痛难当,直接蹲在地上了。

方独瑾刚要说话,见她脸色煞白,吓了一跳,想说些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木讷地站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他看见白晓晨抬起头,眼神躲闪说,“方总,你有多余的大衣吗?”

她居然服了软,方独瑾没反应过来。

见她脸上红晕一片,捂住腹部的手微微颤抖,他才明白怎么回事,立刻脱下自己的大衣,给她披上去。

白晓晨慢慢地站起来,很不好意思,也不敢直视他,轻声说,“我,我会给你重新买一件的。”

说着,迈开步伐就要出去,但是真的很疼,她步伐不稳,几乎要摔倒,刚摇晃着身体试图稳住重心,就被方独瑾扶住。

方独瑾下意识地扶住她,见她拉着大衣衣襟,不再像前一刻那么疏远,也柔和了嗓音,“我扶着你吧。”

白晓晨没有拒绝。煞白的脸上有汗珠滚落,对他虚弱一笑,“谢谢。”

——————————————

方独瑾坐在白晓晨的车里,他的心腹下属在前面开着车,另外几个上了飞机去A市。

他拧着眉头翻看被白晓晨用笔做过记号的地方,他不懂这些,因为财务官林正是他父亲的嫡系,一向也很放心,年终不过在报表签个字。但他记忆极佳,一下子就看出来有的地方和往年看到的相比起来,变化太大。

事情不妙。方独瑾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简短地说情况,“就这样,马上找人过来。”

他放下手机,看到白晓晨望着窗外,发呆。

白晓晨察觉到他的目光,扭过头,看了他一眼。

“感觉怎么样。”方独瑾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种事情,不该问的。

白晓晨声如蚊蝇,“还好。”

脸色微红,目光闪躲。

方独瑾的心情突然晴朗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不需白晓晨过问,凭着方独瑾的雷霆手段,迅速摆平。

审计署的人来到重工时,看到的是一份接近完美的报表,这事情一过去,方独瑾和严尚真都抽出手来查后面的势力。

其实这个局很简单,林正转移了数亿资产到别的账户里,还特地留了漏洞,一旦被查出来,就是死局。

但常理来说,撬动林正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方独瑾一向没担心过,谁知会栽在这上面。

没有哪一人真的能只手遮天,顺风顺水这么多年,他还是大意了。方独瑾想起这事情,也不免后背冷汗。

便在食堂拦下了白晓晨,邀请她一起共餐。

白晓晨对他的映象不能再糟糕,方独瑾是明白的。

吃饭的时候,白晓晨没有抬过眼,只是默默地,方独瑾犹豫再三,还是说出口,“这次,谢谢你了。”

白晓晨没抬头,“只是举手之劳,瞎猫撞上死耗子而已,您不用太放在心上。”

方独瑾见她如此冷淡,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说,“我还是欠你一个人情,你有什么心愿吗?”

白晓晨搁下筷子,“工作调动的事情,我会去说服尚真、婚后我还会继续参与实验,至于方阿姨那边,你给我解决,这对您想必不难,这就是我的心愿。”

方独瑾扣了扣桌面,“好,但是,这个不足以还你的人情,我会看着办的。”

他不希望和白晓晨之间这么容易就恩情两清。

只是,任性一次而已。

白晓晨擦了擦嘴,嘲弄道,“方总好大方,但我没有什么求您的地方。”

食堂人声鼎沸,方独瑾没有开口,她挑衅的目光,不知为何也显得可爱。

“那可未必。”他慢慢说道,眼里是真实的笑意。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弃女是大师

豪门弃女是大师

酩酊大罪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好戏。看曾经十几年前被抱错,一朝成了凤凰的麻雀,被苏家逐出门后,会变成怎样的一坨烂泥。然而,就在苏家正式宣布与苏家之女苏如意断绝关系的当日..
仙侠 连载 35万字
全能小中医

全能小中医

十贰生
身负灵枢经千年传承,一套伏羲九针,专治疑难杂症。灵枢真气傍身,百毒不侵。风水相术,易经推背,样样都行。看秦越如何从一介实习生,成为当代医圣。又如何轻身花丛过,..
仙侠 完结 328万字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来啊互相伤害啊[重生]

掌执大人
本文将于21号,星期四入V,届时三更,谢谢支持。程翊无意争夺财产,却成为家族争斗中的牺牲品,被表哥谋杀重生回到十七八岁。不过他貌似一点也不着急,说好的重来一次完成..
仙侠 连载 21万字
千金医家

千金医家

苏小凉
相思子为药,种子质坚色泽华而美,却有剧毒 看文提示:>
仙侠 完结 63万字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夜酒半归
从网红到娱乐圈女神唐湖不仅自带大长腿和霸道总裁气质,还负担着一个艰难的任务,让热爱强取豪夺的男主们学会——何为男德。您已点亮男德教育金句:年轻是男人最大的本..
仙侠 完结 124万字
电竞滑轮

电竞滑轮

夜雨翎翎
双胞胎兄弟,一个成绩又好,又是电竞滑轮的当家选手深受女生们的追捧,一个不学无视,好色,令人厌恶。不为人知背面却是这个不学无数的哥哥,却是一个为了弟弟那好强的心..
仙侠 连载 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