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80文学网www.80wenxu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严尚真离开白家后,白晓晨在椅子上坐了许久,开了台灯,继而听到她母亲哒哒哒的上楼声音,心里一阵无名火起。

白母进来后,见她呆呆得不知思索着什么,恨铁不成钢地训斥她道,“怎么让尚真这么走了,也不多留他会儿。”

白晓晨冷哼了一声,讽刺道,“我看你巴不得我把他留在床上,那你就敲锣打鼓开心得很咯。”

她从没说过这么粗俗的话,也不看白母,转身去了隔间衣柜拿衣服,白母看她一点也不合作的态度,忍不住说,“咱们白家要仰仗他,你这个态度能行么。”

白晓晨听她戳到自己的伤疤,把衣柜猛地一拉上,回头恨恨地看着她的母亲,冷笑,“严尚真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我心里有谁,你不知道?这样把我往火坑里推,你很开心?答应了这桩婚姻卖了你的亲女儿也不算,还想要我低三下四,送上门去给他作践?

白晓晨压抑到极点,见自己母亲讷讷不知答话,又是委屈又是愤怒:所有人都认为是她高攀了严尚真,却也不想想她是否愿不愿意高攀那么个人!

她茫茫然地问道,“严尚真控制欲强,性格桀骜,外头还有那么多女友情妇,就因为他扶持了爸爸,他就是我未来的丈夫吗?”

白母见她不甘愿的眼神,忍不住小声说,“木已成舟,张智源和唐秦蜜也定了婚期,你就多为你爸爸想想,为咱们家想想吧。”

说着,白母迅速地简直像逃一样地下了楼,把白晓晨的讽刺笑声抛诸身后。

白晓晨蹲在地上良久,待她平静下来,方慢慢扶着墙站了起来,她关掉了灯,一动不动的伏在书桌上。

黑暗中,她仿佛看到,那个曾许诺一生一世珍爱她的男子。

他歉意地看着她,俊美依然,却残忍地说道,“对不起,我喜欢上小蜜了,对不起,晓晨,你一定会遇到更好的人。”

劈腿劈得这么理所当然,哦,你够狠。

白晓晨无声地笑了笑,我当然会得到更好的。

睡梦中好像有一身酒气的男人靠近她,她猛地惊醒,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床前,她只觉得心惊,安保哪里去了,刚要大喊,就被人一下子捂住了嘴,然后唇舌被粗鲁猛烈地堵住,狂风暴雨般的掠夺让她喘不过气来。

那人的手劲太大,转眼间已经把她的睡裙撕开了,她来不及阻拦,男人已经压制在她身上,她害怕到战栗,呜咽着求着这人放过自己,然而事与愿违,她的双腿被这人分开,又粗鲁地被吻了个遍,本来她就因为白天的事精疲力尽,这下更是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一再的推拒。

男人重重的呼吸落在她的耳边,胡乱地去探她的唇舌,堵得她叫喊不出来,一只手压住她,一只手急促地扯下自己的腰带,褪下西裤,两人俱是大汗淋漓,这人稍稍停了一下,挑逗了她几下见

是无用功后,深吸一口气,将那物件送了进去。

她只觉得疼到晕厥,眼冒金星,双手不自觉地掐上了这人的肩膀,依然不能分担一二。

那人感觉她直出冷汗,甬道更是紧致干涩,耐住性子停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抽动,过不多久,就按捺不住自己,又大力冲撞起来。

——————————————————————————————————————————

“滴滴滴。”闹钟尖叫起来,白晓晨猛地坐起身,从噩梦中醒来,靠着床头,看到渗进来的阳光,慢慢舒缓了呼吸,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仍是冷汗连连。

她恹恹地坐了一会儿,穿上拖鞋,走进了淋浴间,昨夜严尚真离开后,她清洗了一遍,如今早上出了一身汗,又再洗一次。

莲蓬头喷洒下的温热的水抚平了她的惊慌,她默默地告诉自己,要忍耐要克服,不能任性也没资格任性。

白家根基不稳,她父亲更有把柄在别人手里,她这样劝慰自己,却忍不住烦躁,为什么父亲惹出来的摊子,却要让她用终身幸福换,反正那个父亲也不拿自己当女儿看。

她将水扑到脸上,咬唇,如果,前天的事情传到严志国的耳朵里,严尚真的姑姑已经很讨厌她了,若是他的父亲也……那未必不能,未必不能改变这桩婚事。

白晓晨下楼去吃早餐,秉着食不言的规范,也不搭理白母的话,无声地抗拒去鼎越公司看望严尚真的要求,白母也知道自己不能逼她太过,何况婚期都定下来了,以白晓晨的性格,不会反悔的。

顶多自己以后多疼疼她,白母想,可不只有这一个女儿。

白晓晨不知道她的心里话,收拾完毕后,拒绝了白母让她带司机的要求,一个人开着车出了门。

白晓晨漫无目的地开车到处晃悠,想去找李圆,想起来她早就出国深造去了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车开到了熟悉的大楼前,她从包里摸出了一张出入卡,没想到自己还留着,她弯起了一个笑容。

鬼使神差地,白晓晨来到了顶楼张智源的办公室,秘书小姐以前见多了她来,但是自从她和张智源各自的婚讯隐隐传出后,很少看到她了。

也不知道如何招待她,白晓晨示意秘书小姐回去自己的座位上,忍了又忍,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请进。”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白晓晨刚想要推开门,忽然后悔,她不该来这里,如果见到她,张智源是只会说对不起的,不会有任何她想要听到的甜言蜜语,他多冷静,多残忍,她知道的。

或许他会说“我是真的喜欢秦蜜的”,但绝不会是,绝不会是,“我也爱你,我也想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何必自取其辱。

白晓晨深呼吸几下,转身出来,对着秘书小姐温声说道,“别说我来过这儿。”

秘书小姐有些呆住,然后用力点头,想来她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上司在临结婚前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她挺直了腰,走进了电梯。

“笃笃笃”秘书敲了敲门,然后进来,看到上司奇怪的表情便解释了下,“经理,刚刚我要进来的时候,唐小姐打了电话,约了晚餐。”

这位年轻英俊的商业精英了然,他的未婚妻秦蜜一向没什么耐心的,接过文件询问道,“方先生会议开完了吗?”

“方先生核对的时间是11点到3点。”秘书心中松了口气,还好唐小姐打了电话进来。

白晓晨难得独自出门,又在休假的时间,一个人瞎逛了逛商场,等到午饭时间,她坐在天台上,点了情侣套餐,微微地喝了些酒,这家餐厅一眼望去好像只她形单影只。

她盯着酒杯看了许久,都不明白,为何命运这样奇怪,后来她有点迷迷糊糊的,应该是醉了,还混着不甘心。

白晓晨给张智源拨了电话,接通后不等那边说话,就快速地说,“我很想你,”

“我很想你,真的真的,很想念你。”

明知道是他负心,还要这样倒贴上去。

一遍遍重复着,卑微到底。

恨是不能伤她的,但爱却可以。

白晓晨的声音很轻,只是重复着“我很想你”,好像没别的话可说,即便这样刻骨铭心,她也连想念,都不敢大声说出去,好像是一种罪过,明明不是她的错,却由她来承担,简直荒谬。

她的声音那样悦耳,她的姿态这样低,然而得不到一点怜惜,那边的呼吸只是急促了些,忽的又稳定下来,迅速又狠绝挂断了通话。

白晓晨伏在桌子上,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

“独瑾,怎么不点菜。”张智源从洗手间回到座位上,见方独瑾面色奇异,目光凝重,盯着他缓缓道,“你刚刚有个电话,我不小心接通了,不过很快就挂了。”

张智源拿起手机一看,心里一凉,又发现通话时间不过十几秒,镇定下来,看向方独瑾,不动声色地笑着说,“我堂弟和晓晨是从小的同班同学,和晓晨认识很久了,她结婚的时候我也是要去的。”

方独瑾点了点头,好像相信了这个说辞,在接下来的谈话里也没有提及这件事,好像全然忘记了这个插曲。

——————————————————————————————————————————

午夜

“卡啦”一声,楼下传来花瓶碎裂的响声。

白晓晨刚刚睡着,就被这刺耳的响声吵醒。

她披了衣服,听见好像是父母的争吵声,犹豫了一会儿,没开灯,抓着扶手,下楼。

“宁要不孝子……”是她父亲的咆哮声。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

五块钱
初夏是一个小人物,从公司的小职员,不断的挖陷阱埋人拍马屁,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一朝飞跃升级成了总经理,本以为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可是这位置还没有坐稳便被灯砸到..
仙侠 连载 42万字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V5穿越:好妃不吃回头爷

莫黛梦倪
一朝穿越,她被扔到个不受宠的王妃身上!夫君无情,公婆冷眼,外人鄙弃!她挺起脊梁,狠心承受42鞭换回自由之身!王爷,你不休我,那我先休了你吧!几年后,那个伤她..
仙侠 完结 98万字
男神开黑吗

男神开黑吗

安锦笙
软萌人气漫画女神邹筱筱暗恋新加坡电竞大神G星顾辰星,两人游戏中结识,在现实中见面,一场追爱大战在游戏中展开,在现实中能否实现?G星大神,能不能一起排位?能..
仙侠 连载 17万字
星海燎原[穿越]

星海燎原[穿越]

三千白粟
欢乐版:带挂穿越很美好,可就怕遇上更大的挂比更怕这变态挂比缠着你不放最怕的是这变态挂比还想睡你看着压过来的那个强横又霸道的男人,直了二十七年的林原心底千万匹草..
仙侠 连载 63万字
异人行

异人行

七马
一种只能存活3年的异种人在高速路上出现,与地面的普通人类展开了生存的殊死搏斗。人性和爱恨的原始力量交织在这场大乱斗中闪闪发光。
仙侠 完结 21万字
宠婚小逃妻

宠婚小逃妻

七喜丸子
《宠婚小逃妻》是七喜丸子精心创作的修真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宠婚小逃妻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宠婚小逃妻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宠婚小逃妻读者的观点。
仙侠 完结 147万字